“雷劫壓制了黑暗?不,恐怕是刺激到了黃泉圣人沉睡的真我,在本能的反抗,掙扎,想要擺脫控制。”

寧濤眼前一亮如見曙光。

如果三圣都能夠被喚醒真我,擺脫控制,那黑暗之魂還有何懼?

它初破封印,力量最弱,根本不足為懼,就算不死不滅,只要造不成威脅,辦法可以再想,時間也有了。

一想到這,寧濤顧不得渾身的劇烈傷痛,雷電纏身,直撲黑暗時空。

其實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讓黑暗之魂從他父親的體內,滾出來,否則他即便成圣,也是處處受制,束手束腳,不敢傷他,依然是無計可施。

他之前雖是半圣,但也不是毫無還手之力,看黑暗黃泉那慘樣就知道,所有的怒火,憤然都在他臉上。

反觀黑暗時空毫發無損。

“老狗,接招!”

“嗯?想拉我入雷劫?哼,你想得美。”黑暗時空冷哼,忙喚幫手。

但這一刻,他才發現黃泉有些不受控制,居然在反抗?不好,這小子想喚醒時空?決不能讓他得逞。

“長生決,天地同壽!”

黑暗長生神秘,突然爆發神力。

一剎那,一股浩瀚,綿長的場域被拉開,很奇妙,說不出什么感覺,卻好似一切被放緩了,靜得出奇。

連九九大天劫也被干擾了,黑暗長生身形一動,直接擋在寧濤面前。

“圣法,長生大印!”

“破~”

“師…師傅?”

寧濤瞳孔一縮,臉色變幻,同樣很難下手,也感受到了師傅浩瀚的力量,都沒時間感慨居然是一位女子。

一咬牙,單手隨握雷電。

“雷…光…拳!”

此招不算深奧,威力,僅是有雷電源加持,卻有一個很明顯的作用。

那就是……引雷!

“師傅,快醒過來吧!”

“咔…咔嚓……”

一連三道貫穿天地的雷柱,匯聚了整個宇宙的力量,洞穿了世間一切,穿九霄,破九幽,蕩平虛無。

這一異象,無論是在寰宇的哪一個角落,都能對此看得清清楚楚。

仿佛有一尊天道巨人怒吼。

“該死,不好。”黑暗時空怒目,全力撕開虛空,直接遁了進去。

“轟隆隆…轟隆隆……”

“刺啦…刺啦……”

毀滅的力量吞噬了一切。

附近的六大星系,在頃刻間就成了廢墟,此地離中央大陸不遠,那可是超級大陸,此刻已經遍布裂痕。

“砰…砰砰……”

木,金,雨靈戒紛紛破碎。

木入肝臟,金入肺臟,而雨則入血液,整具身體像是發生了奇妙變幻?在蛻變,在增強,在改造。

望著這一幕,混沌皺眉道:“為何他的天劫和變化有些不同?”

守門人也難以猜測,神情虛弱,蒼白道:“這恐怕是只屬于他的神奇變化,還剩三道,他就要成圣了。”

雷海中,寧濤渾身是血,卻又不斷再生,如此循環,而被他拖住的長生圣人也被波及,渾身纏滿雷電。

而在某一刻,她那一雙神秘的瞳孔之中,像是閃過一抹短暫的睿智,古老,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竟艱難道:“徒兒,還是給你添麻煩了。”

“師傅?你醒了?”寧濤驚喜。

但長生圣人咬牙,瞳孔閃爍著,艱難道:“只是短暫清醒,我三人被侵蝕的太深,沒辦法完全化解。”

“在我們的推算中,你已經超出了我們的理解,接下來要怎么做?如何做?全都要看你自己了,我們最多和自己抗爭,爭取自身的主導權。”

“徒兒,相信你自己……”

話剛落,她身上的黑暗氣息突然加重,黑暗時空出現凝視,黑著臉,冷哼道:“想擺脫我沒那么容易。”

“還剩最后三道神雷,好小子,真是小看了你,但吃過兩次虧的當,我可不會再吃一次,想喚醒時空?做夢,你自身都難保了還想再來么?”

見他冷笑,嘲諷,寧濤緊緊的咬著一排血牙,望著那即將落下的大天劫,他竟低吼道:“父親,孩兒即將生死一線,如果你能聽到,哪怕能感受到,我只希望你能看我一眼。”

“你我父子,該見一見了,父親,醒醒吧,父親,快醒來啊……”

但寧濤的一句句不甘吼聲,卻被最后的三道神雷吞沒,遙遠處的混沌等人搖頭,這是最愚蠢的方法了。

最后三道神雷,一擁而下。

代表天道,代表上蒼,代表天地玄黃,無窮寰宇,發出最后審判。

“吒~”

“轟隆隆…轟隆隆……”

這次的沖擊波,即便一百萬尊魔核神被引爆,也絕對不及十分之一,整個寰宇都在地動山搖,規則顫抖。

黑暗時空暴退,嘴角卻冷笑,真是可笑,竟用這種方式來喚醒時空。

見此地空間大亂,他記得時空有一道禁術,可以將整個時空埋葬,不管寧濤那雜種有沒有成功,也算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,不留隱患。

“再見了,寧濤小兒!”

剛欲動手,卻忽然發現身體不聽使喚,血脈在滾燙,熾熱,一股無法形容的神秘力量自靈魂身處迸發。

那是父與子之間的共鳴。

“你這混蛋,雜碎,給我滾出我的身體。”一道蒼莽怒吼爆發。

黑暗之魂神色大變,時空居然蘇醒了?這怎么可能?而且那一股爆發的能量,生生的將它驅逐了出去。

“不…不可能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守門人,混沌等人色變,卻又大喜過望,出來了,這下就好辦了。

“快出手封印它,絕不能讓他在附體任何人!”

“混沌鐘三響,三魂皆命喪!”

“佛說……卍之印!”

“鎮~”

兩股力量同時出手鎮壓,如果能成功,一切都有轉機,就在所有人露出狂喜之時,一道身影突然發了瘋似的沖來,竟先后替他擋下攻擊。

“什么?天魔尊?”

它雖是五步,卻仍被打飛吐血。

就在他重創垂危的一刻,黑暗之魂直接附體,扭了扭脖子,擰笑道:“切,就憑你們這些螻蟻也想對付我?我的底牌,你們又豈知?”

“雖然不愿意動這個棋子,但好歹是個五步天尊只能將就著用了。”

說話間,他的目光還咬牙看了一眼時空,雖將它驅逐,可他體內被侵蝕的黑暗可不是隨便就能化解的。

時空,長生,黃泉皆無法動彈,若能看見腦海不難發現正在大戰。

在爭奪著身體的控制權!

“哼,掙扎又如何,你們一個個都會死在我的手中。”天魔尊猙獰,隨看向雷劫中心想知道寧濤如何?

放眼望去,那里只有一座黑洞,盡皆虛無,中央大陸完全解體。

整個宇宙中心成為禁區。

“咦?死了?”天魔尊眼前一亮。

混沌,守門人等人傻眼,臉色漸漸蒼白起來,怎么會?還是輸了么?

“哈哈,死了,居然死了,哈哈……”天魔尊狂笑,連一只龜縮著的炎角也大笑,這次看他還怎么活?

不過四周怎么有點熱?

  更&J新最快上酷|匠dn網@s0KE

一扭頭,卻見一尊身處在金色光芒中的朦朧身影,淡漠俯瞰而下,背后升起一輪金色大日,普照九天十地,淡漠道:“你很開心嗎?”

“我?”炎角張著嘴僵硬了。

下一秒,整個人居然瘋狂自燃了起來,可怕它火焰將它吞噬,焚燒,無論血脈還是黑暗之力都攔不住。

“不…不啊啊啊啊……”

“什么?你…你是寧濤?”天魔尊瞳孔一縮,感受到了畏懼的力量。

話一出,在萬眾矚目下,那身處在金色光芒下神秘身影嘴角一勾,腳踩神圣九色蓮花,一輪大日掛在身后,負手而立,道:“我名……宙圣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溫暖如冰說: 第二個! 今天更新完畢,明天見,感謝大家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