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家。

君主之家。

君家的道屬于一種信仰之道,虛幻的帝王之道。

萬道分很多種,有真實存在的元素,譬如天地陰陽,日月星辰,五行等等。但除了這些外,一個世界的構成還需要信仰、秩序。

而這些一樣是道法。

  *更hF新Rp最快上Ou酷匠網0

傳聞說,在先天百家爭鳴時,便是一個理念上對道的爭鋒。

譬如希望、情緒、欲望、貪婪、信仰。

這些都是道。

原來楚巖不懂,認為所為道義,便是能看見的。

但現在他明白了,何為道義的包羅萬象。

這便是。

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!

修道修道,道無處不在,無所不是。那些能看見的,日月星辰五行陰陽是道,那些看不見的情愫欲望信仰一樣是道。

這就相當于人的體魄與靈魂。

一實一虛。

虛實結合,皆為道。

——

傳聞說,君家在先天上古時期,乃是一座古皇朝的皇室演生而成。

如今楚巖和君王抵達這里,看著一座座輝煌的建筑,隱約還能感受到曾經君家王朝時期的輝煌。

從古金離開,楚巖和君王便告知君首要來,所以兩人才一抵達,君奴便提早在這里迎接。

看見君王,君奴的老手都有些顫巍巍起來,激動的迎上前來:“小少爺……您終于回來了!”

“我做不做這少爺還不一定呢。”君王撇嘴。

君奴卻不在意,笑道:“萬年前,君家遭受一場災難,那時老爺便一直在努力,希望有一天能讓小少爺回來。”

“前輩,君家為何人煙如此稀少?”進入君家大陸,楚巖發現街道上少有人煙。

要知道,古金那樣的小族都有數千萬子民。

君奴眼神黯然:“萬年前,君家災變之后,君家損失慘重,后來,老爺便不在接納外人了,他曾說,除非有朝一日天下太平,否則不會在開王朝。”

楚巖恍然,旋即皺眉:“那君首前輩的道……”

君奴點頭:“老爺的道,如今算是殘缺之道了,君家修帝王權術,沒有了王朝和子民的帝王,不是真正的帝王!”

“這也是為何老爺不讓小少爺修君家之道的原因。”

楚巖恍然,旁邊君王倒是大咧咧道:“沒人也好……我還想著,別我回來以后,再搞出一個什么爭奪家主之位的俗套劇情呢。”

君奴在旁邊失笑。

“前輩,萬年前君家究竟遭遇了什么?”楚巖好奇問道。

提及此事,君奴渾濁的老眼中閃爍過一抹厲色,但稍縱即逝,輕聲道:“等你們見到老爺,讓老爺與你們講吧。”

楚巖這才沒去多問。

很快,君奴帶著楚巖兩人來到一座古老皇城!

這里便是君家昔年的王朝之地,縱橫千萬里,哪怕萬載,楚巖兩人依舊能領悟到昔年君家的輝煌。當然,除此外也能從一些被摧毀的建筑上感受到萬年前那一戰的慘烈。

“來了!”兩人剛一進入王朝,一道輕笑之聲傳來。

兩人抬頭,只見君首正在王朝中央的正殿上傲立。

像極了古時期的帝王。

“前輩!”楚巖降臨,微微拱身,對君首,他還是有一些感激之情的,之前仙域幾次大戰,若沒有君首,仙域怕是挺不過來。

“我本以為你會先去生門,隨后才來外道。”君首輕笑點頭。

“遇到一些事情。”

“聽說了。”君首微微一笑:“都解決了?”

“嗯。”楚巖點頭,君首才再次問道:“這一次離開天界有何感悟?”

“天外有天!”楚巖如實說道:“外道的強者比天界多很多,帝尊這種,在天界幾乎很少見,但外道不少,也感覺到自己還不夠強。”

君首不可否認:“天界的力量是天皇一人之力,有限。但外道直接連接真道,雖說也有封禁,但卻更容易一些。加上先天的人傳承更古老,強一點正常,你也不必在意。”

楚巖微微點頭,外道雖強,但他最后的對手應該是天皇,是這世界的主人,所以這一點準備還是有的。

“既然來了君家,便在君家暫時歇息一陣,別急著走。”君首言罷,想了想道:“你修人途,帝王之道其實也算是人途的一條分支,算是靈魂層面的,接下來好好感悟一下,或許對你有用。”

“好。”楚巖沒有拒絕,如今他也發現,人途并非一條道,而是萬道匯聚。

之前九皇口中的人途不顯。

其實只是一個人途的軀殼。

一個容器。

但人途真正的強大之處,便在于保羅萬道。

尤其是靈魂層面的道,幾乎都是人性的演化。

“前輩,之前聽君奴老爺子說,萬年前的一戰很慘烈,究竟發生了什么?”楚巖對這一事依舊很好奇,問道。

“萬年前……”君首深吸口氣,笑道:“其實很簡單……有人想要滅絕帝王一道!”

言罷,君首想了想,可能是覺得自己說的不夠準確,再次道:“不對,或許應該說有人想滅絕人途一道!”

“滅人途?”

“嗯。”君首點頭:“你如今修人途,或許也發現了一些,人途,融萬道!換句話說,人途,便是萬道的主人!那你有沒有想過,如今這萬道的主人是誰?”

“這世界的主人?”

“對。”君首點頭:“人途,是可以控制萬道的,而如今的萬道被這世界主人所控制。那便意味著,一旦有一位人途強者出現,那就算無法超脫這世界,但卻可以和這主人爭奪這世界的控制權。”

“如果換做是你,你會允許么?”

楚巖楞下,他之前一直想著是打破這個世界,超脫出去,倒是沒想到,人途竟然還能和這世界的主人爭奪這世界控制權。

“人途很神奇,人途說是一道,其實也不準確,他更像是一個鑰匙。這世界上一共有兩把鑰匙。一把在這世界的主人手中,而另外一把,便是人途。”

“萬道皆有強者,強如天皇、地皇、這些人都強大無比,但是即便是他們,都無法跳出這個世界。”

“唯獨一個人可以,人皇!”

“此人皇非彼人皇,九皇之首的人皇,不算是真正的人皇,他只是自封人皇,但實則還是天道皇。可即便如此,人皇當年受九天眾生的崇敬,都讓他擁有無比強大的實力,隱約有要打破禁止的意思。”

“真正的人皇,乃是修人途大道的極限,融合天下蒼生之道的人。當然,在上古時期也有人曾猜測,這種人,恐怕不會出現。”

“畢竟想要讓一個人得到全世界的認可太難了。哪怕當年的人皇,也沒有讓九天全部人認可。畢竟你要明白,天皇、帝皇這些也是人族,你想要獲取他們的認可,幾乎是不可能的是。”

楚巖恍然:“那這么說,人途這幾十萬年中不是沒曾出現過,而是被抹殺了?”

“也不算,是真的沒出現過。”君首苦笑搖頭:“你以為誰都像你這樣好命?你知道你的人途誕生,是多少人的犧牲?”

“你真的以為,你得到仙域認可,是憑借你自己的能力?”君首說這話時,沉默了許久,似乎在考慮要不要說,但最紅還是嘆息道:“這么和你說吧,仙域這些年所有經歷的災難……其實都是在我們可控與默許之中。”

此言一出,楚巖目光瞬間閃過一抹冷色。

他聽懂了!

仙域這些年一直為災難中心。

鳳白之地。

他之前一直以為,是溟組,是魂族,是天皇等人的手筆,逼迫著他變強。

當然,事實證明也是如此,所有災難都來自于他們。

但除了他們外,還有一股勢力在暗中控制這一切。

甚至說,是在引導這一切。

君首這一部分人!

或者說,是自己的爹娘!

這些年在給仙域施壓的,除了天皇等人外,還有秦若夢和楚寒風!這時,楚巖眼眸再次閃過一抹冷色。

有一些事,不知道是,看似平平,但一旦清楚后,其實是經不起推敲的。

譬如圣山冷氏的冷妖鳴!萬年前,冷妖鳴便是被秦若夢所鎮壓。為何沒死?

除了冷妖鳴,還有一界天的齊家!

齊家早年便跌落神格,失去王族之名。

可卻獨自霸占著一界天巨大的土地無人侵犯,一直到與仙域為敵后,被滅了。

巧合么?原來楚巖認為是。

但現在,楚巖更認為,齊家可能是被秦若夢圈養起來的奴隸,就是為了壯大仙域,給仙域施壓,然后讓自己挺身而出,讓仙域一點點認可自己的犧牲品。

還有蕭族!

君王曾說,秦若夢與蕭族交好,蕭族卻連續背叛。那時楚巖剛接觸王族,想著秦若夢強大,可能也就和王族差不多。所覺得吧,被背叛也正常。

可現在……秦若夢什么存在?連炎皇都要贊嘆一聲,奇女子。她會看不出蕭族的小心思?

還是說,故意裝作看不懂,等著蕭族入甕?

意識到這,楚巖只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冷意襲卷全身,背脊發涼。

突然,楚巖自嘲一笑。

“真夠諷刺的……原來,我一直在怒罵、憎恨的那個算計我的人,是我娘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