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野裕一路上,都被監禁著,他還記得回來之前,葉天澤跟他說過的那句話。

葉天澤不但沒有殺他,還讓他帶話給玄冥之主“遲早有一日,洪荒族會殺到他的老巢,踏碎流光城。”

東野裕想了一路,也沒想明白這句話,因為葉天澤說的是洪荒族會殺到玄冥族的老巢,而不是葉天澤自己會殺道玄冥族的老巢。

以如今葉天澤的實力,未必就真的怕玄冥之主,他擁有者神魔級的戰力天賦,一旦成為無極道,甚至擁有在玄冥族領地內,與玄冥之主一戰的實力。

所以他不明白葉天澤為什么要帶這樣一句話,而不是說,自己親自帶著洪荒族,踏碎流光城。

回到熟悉的流光城,東野裕感覺到了巨大的反差,整個城內都醞釀著一股陰郁的情緒。

失敗了!

玄冥族立族以來,最大也是最慘痛的失敗,耗費了十年,兩百萬精銳,無數的資源砸了進去,最后動用三位文明之主,損失了十位無極道,竟然拿不下一個混亂之地。

這種失敗,也只有玄冥族還未成為文明時才出現過,這一敗整個萬界,都開始懷疑玄冥族的實力,身為此次大軍的統帥,他絕不會有活路,哪怕他身上有玄冥之主的血脈。

他沒有像東野真和一般被關押起來,而是直接被送往了玄冥族的文明大殿內。

此刻,玄冥族的所有元老,齊聚于文明大殿內,東野裕可以感受到,元老們目光中透出的殺意。

但是他沒有死,顯然是還有用的。

在大殿內,他跪著講述了十年戰爭全部的過程,幾乎是一字不漏,而他講完后,大殿內沉默著。

事實上,他并沒有犯太多的錯誤,因為換做是他們,也會選擇這樣做,但他還是敗了!

敗的莫名其妙!

元老們也沒有再露出殺機,他們都在思索,為什么玄冥族會敗?在這種情況下,東野裕幾乎沒有撒謊的可能。

如果他撒謊,他將會真正的生不如死,而玄冥族也會有手段,戳破他的謊言。

“他讓你給孤什么話?”玄冥之主忽然問道。

東野裕不敢抬頭,可他知道即便他不愿意說,玄冥之主也會有辦法知道,他只能復述了一遍。

聽完后的大殿,頓時一片怒色,一名元老當即請戰:“吾主,吾請調一百萬流光軍,活捉此子來流光城!”

玄冥之主沒有答話,他只得退了下去。

“好,真是好的很!”

玄冥之主說道,“原來這就是他送給孤的大禮,用吾玄冥族的資源,用吾玄冥族的十萬年磨礪出的荒天戰甲,來對付吾玄冥族,好,真是好的很!”

大殿內,所有的元老,全都跪倒在地,不敢發聲。

只有東野裕抬起了頭,他忽然明白自己為什么會敗了:“難道說……他就是那個星族,那些戰甲就是吾玄冥族的……荒天戰甲……”

一切都解釋通了,此刻唯一的疑惑便是,洪荒族憑什么跟他們打十年的消耗戰,而且還不敗。

“你……還有你們都很疑惑,十年的消耗戰,為什么吾玄冥族會敗!”玄冥之主掃了他們一眼。

元老都沉默了,東野裕抬起頭,他第一次如此正視玄冥之主,因為他已經不怕死了,他只想知道答案。

“孤告訴你。”玄冥之主望著他,冷道,“因為武道天殿,混亂之地誕生的源頭,便是武道天殿,那是一件……真正的造化神器!”

“造化神器!”

大殿內一片驚呼,因為他們都知道,什么是造化神器。

先天靈寶之上,還有圣品先天靈寶,整個玄冥族也只有一件圣品先天靈寶,那還是玄冥族文明鎮族之器,輕易不可動用的。

但在圣品先天靈寶之上,卻還有造化神器,那是只存在于傳說,他們都沒見過的東西。

  Py酷f匠網正(版hg首/發)0e"

“武道天殿一出世,便為造化神器,引諸天無數超級強者爭奪,遁入混沌中,這才打出了混亂之地!”

玄冥之主說道,“后,巡天使出手,卻也被重創,從此混亂之地成為了天道級強者的禁區,也成為了法家的禁區,而武道天殿的最大能力,便是可以造物!”

“造物!!!”

東野裕忽然有些明白了,“難道說,洪荒族之所以可以與我玄冥族鏖戰十年,便是因為武道天殿在背后提供資源?”

“武道天殿,不可能無休止的為洪荒族提供資源,即便提供資源,也是需要奉獻的!”

玄冥之主說道,“如果孤猜測的不錯,洪荒族是以戰爭的殺戮之氣,奉獻給武道天殿,武道天殿以此恢復元氣!”

“戰爭!”

東野裕恍然大悟,“難怪我們會輸,如此,即便戰上百年,洪荒族也只會越來越強,他們幾乎沒有消耗資源。”

“此前孤認為,洪荒族已經是武道天殿的傀儡,直到你告訴孤,葉天澤竟領悟生命規則!”

玄冥之主說道,“孤這才明白,葉天澤不但沒有成為武道天殿的奴仆,他甚至還控制著武道天殿。”

“不可能,他有什么本事,可以控制造化神器!”一名元老說道。

“眾生圖!”

玄冥之主忽然說道,“孤想了很久,那些古血到底從何而來,他們好像憑空冒出來的,孤仔細查探了葉天澤出現的時間,那正是眾生圖再現的一段時間,在遙遠的界域邊緣,一個叫南宮氏的世族被巡天使抹殺了,那里出現了死亡,而眾生圖,正是彼岸之主,為了鎮壓死亡瘟疫所繪制!”

文明殿內,頓時死寂一片,照此推測,洪荒族的來歷就很明白了,他們是畫中人。

但是,讓大殿死寂的是葉天澤的身份!

“葉天澤一定與死亡瘟疫有關,他們竟然可以從眾生圖里走出,混沌法則為何不誅殺他們?”

“是啊,混沌法則會誅殺一切不屬于諸天萬界內誕生的生靈,他們是如何避過誅殺的,他們是不是死亡的傀儡?”

元老們一陣惶恐,別說是他們,就是諸天的修士,提到死亡瘟疫,也會是這幅表情。

“不,他們不是死亡的傀儡,因為他的身上有生命規則,生命與死亡對立,也是唯一克制死亡的力量!”

東野裕說道。

“上一代的死亡瘟疫,并沒有意識,但這一代的未必沒有。”玄冥之主說道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