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議室里,王超是溜之大吉了,劉琪也在一絲不茍的執行著王超安排給他的任務,可圍坐在會議桌周圍的那些人,卻在看著投影儀展示的圖片的同時,動起了自己的小心思,繼而相互之間交頭接耳起來。

說實話,王超給出的地價還算公允,尤其是對比惠水河南岸現在還在不斷上漲的地價,這也算是良心價了。

別看一畝地讓出了三萬塊錢,可體現在七千多畝地這個基數上,那就是兩個億還多,這筆錢,對在場的任何一個人來說,那都是一筆不容忽視的巨款。

換句話說,王超等于拿著這兩個多億來還了大家的人情,這個面子給的可是相當足了。

但是,王超這兩塊地不單賣,要買只能整體買下其中的一塊,這個條件對大家來說,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做得到的。

就拿比較小的那塊地來說,那也是三千多畝,確切的說,是三千一百畝,總價就要接近五億三千萬了。

大家雖然都是省城數得著的富豪,但這么一大筆現金,那也不是說那就能拿得出來的。

最主要的是,惠水河南岸的地域那么廣闊,誰也不可能把手里的資金全都壓在這一塊地上,到時候萬一賈文浩再對他們提出什么要求,手里沒錢可就不好辦了。

所以,現在看來,最好的辦法就是像王超說的那樣,幾家聯合在一起,共同吃下其中的一塊地皮,等把地拿下了,再去分就是了。

到時候,地皮已經是他們的了,隨便怎么折騰王超都管不到。

不過,這種涉及到金錢往來的生意,顯然不是在王超的地盤就可以談得攏的,所以,在劉琪講解完畢了之后,這幫人隨便拿了幾份地塊的介紹資料,就紛紛告辭離開了。

至于說這幫人走了之后,是不是私下找個地方具體商談去了,那就跟老王同志沒多少關系了。

當然,也有人例外,別人都走了,鄭云飛帶著錢順豐,卻大搖大擺的來到了王超的辦公室門口,推門就闖了進來。

看到王超跟李逸辰都圍坐在茶幾那里,還有兩位國色天香的大小美女在幫他們添茶倒水,鄭云飛立刻哈哈一笑,說道:“我說老李,王老弟,你們倆也忒不地道了吧?

合著把我們這幫人請來了,你王老弟簡單的說那么幾句,就跑回來享清福了,讓我們自己在那里爭來斗去的,很有意思是不是?

還有你,老李,別以為我不知道,那些地里面也有你的一半,這個買賣就是你們倆合伙的。

你說說你,發財的時候不想著帶著兄弟一起,現在還躲在后面,你覺得合適嗎?”

邊說著,鄭云飛一邊很是自來熟拽了一把藤椅過來,坐到了茶幾的旁邊,就緊挨著王超。

唐嫵跟鄭云飛也是見過面的,見他來了,連忙打了個招呼,順便招呼著站在門口的錢順豐也過來坐。

李逸辰不慌不忙的喝著手里的茶水,等錢順豐也坐下了,這才慢條斯理的說道:“云飛,你說你一個開會所的,摻和什么房地產啊?

怎么,不愿意繼續干了?”

鄭云飛呵呵一笑,說道:“我那會所現在也就那樣了,餓不死人也沒什么太大的發展頭。

這不,看你們一個二個的都在地產上發大財,我就想著進來試一把。

不過,你們是開發商,我是建筑商,咱們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。

老錢,你說對吧?”

一直沒說話的錢順豐陪著笑臉說道:“李總,王總,是這樣的,前段時間我收購了一部分市三建公司的股份,鄭少聽說了之后,就出手把三建公司剩下的股份收購了一大半過來。

現在,我們倆手里已經掌握了三建公司超過八成的股份了。

這次新城區的動靜這么大,我們的建筑公司自然也想進去分一杯羹了。

這次過來,也沒別的意思,就是想著您二位都是地產圈子里的,看能不能給介紹幾個工程什么的。”

“行啊,老錢!”

李逸辰笑著說道:“你那個武校不是辦的不錯嘛,怎么想起改行來了?”

錢順豐干笑著說道:“李總,我那個武校也就那樣了,而且,我總要為徒弟們找點活路干啊。

從我們武校畢業出去的學生,要是都沒有一個好出路,那我們武校的吸引力就會越來越小,所以,我必須給他們謀個出路。

相比之下,建筑這個行業,無疑是可以最大化容納我那些學生的了,不說別的,去工地上當個監工、保安什么的,他們總是合格的。”

“你啊你!”

  酷%T匠y網bx唯一正G_版B,%“其他都Ja是b盜!√版、v0(

李逸辰笑著點了點錢順豐,說道:“老滑頭一個!

行了,在能照顧的范圍內,我會優先考慮你們的建筑公司的。

但是,丑話我說在前頭,工程可以交給你們,但你們的技術實力必須給我跟上,要是質量上出了什么差池,那個后果,別說是你,云飛跟我都不一定能承受得起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,一定的。”

錢順豐的腦袋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,連聲說道:“李總放心,雖然我以前沒做過建筑行業,但這個質量第一我還是知道的。

而且,公司以后的發展還要仰仗你們各位的照拂,我怎么敢在質量問題上弄虛作假?

我保證,以后只要是我們公司做出來的工程,各種材料絕對嚴格按照國標采購,各標段驗收以最嚴格標準進行,決不讓豆腐渣工程在我們手里出現。”

鄭云飛也說道:“老李,王老弟,你們就放心吧,這家建筑公司是我跟老錢轉型的第一步,不光老錢會盯著,我也不會放松的。”

點了點頭,李逸辰說道:“那就好。

不過,云飛,我的情況你也清楚,萬源現在畢竟不是我當家,我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圍之內,給你們一點幫助。

你們公司要想承攬工程,還是指望王老弟更靠譜一點。”

“沒問題!”

王超一拍胸脯,說道:“別的不說,我翠石軒即將建設的總部大樓,到時候完全可以交給你們來承建。

但是,我雖然不懂建筑行業的貓膩,龍騰地產那邊可有的是內行人,你們千萬別想著糊弄我。”

“那不會。”

鄭云飛跟錢順豐對視了一眼,笑瞇瞇的說道:“你王老弟要自己使用的辦公大樓,我們怎么敢含糊,放心吧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