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來暗網武道論壇之上,不少r國,以及昔日的越國武道界強者,全都在落井下石。

然而誰也沒有想到,不到半天的時間,萬壽山會議的通知便是來了。

這下子,武道論壇之上那些肆意嘲諷的亞洲強者,也是不敢再落井下石,一個個全都是灰溜溜的不再開口。

“呵呵,這個許飛還真的是不見棺材不落淚。他該不會真的覺得,現在再團結亞洲武道界,還有救吧?”

“誰知道呢!不過現在看來,這個許飛也不過如此。你們看看,之前他還張狂的,仿佛一人便可鎮壓世間。可是現在你們看,這小子看到那些天外文明已經忍不住了,全部團結起來,要將亞洲踏平。”

“這下子,他慌張了,立馬開始尋找亞洲武道界的認同。企圖帶著亞洲武道界的強者,一同抵御外敵。然而,都到了這個時候了,怎么可能還有人會傻到和他一起去死?”

“就是,這個人真的是瘋了。”

……

暗網武道論壇之上,輿論還在爆炸的時候。

亞洲各大武道界勢力,都是已經接收到了來自萬壽山無敵仙宗的英雄帖。

r國劍神宮。

高聳的雪山之上,巨大的山門之上,赫然出現了一道倩影。

看到這道倩影的那一刻,劍神宮山門前的所有強者,全都深吸一口氣,震撼的說不出來。

這道倩影不是旁人,正是許飛座下大弟子小涵。

小涵親自來到劍神宮,也算是給r國劍神宮天大的面子。

r國劍神宮,乃是很早就已經存在的修真宗門。

只是這個修真宗門,一直都很低調,低調到在許飛離開地球之前,幾百年間都沒有人知道,這個宗門是不是還真的存在。

低調到,許飛回到地球的時候,親自去r國的時候,這個宗門都沒有出現。

劍神宮專門守護著r國的皇室,r國皇室只要不受到威脅,就不會出山。

只是這一次不同了,別說是r國的皇室了,便是整個亞洲都要不復存在了。

他們自然也就出現了。

“這是我師父的請帖,要你們劍神宮,在今日凌晨之前,必須派遣出代表,前往華國燕京萬壽山參加會議。”

說著小涵一抬手,一封鮮紅色的信箋,便是輕飄飄的落在了山門之前,為首的那位武士的懷中。

武士愣了一下,等到他抬頭砍去的時候,小涵早已消失在原地了。

  `o酷$匠網`{首"k發(0

看著小涵消失在天空之中,武士怔了一下,立馬轉過身來,快步朝著劍神宮深處走去。

也不知道他跑了多久,終于在一個枯朽的老院門前停下。

“宮主,有人送來請帖。”

“送進來吧!”

院落里有人開口,武士立馬便是抱著懷中的信箋,踏入到了老院之中。

他剛進入院子里,懷中的信箋便是長了腿一般,直接消失在原地,進入到屋子之中。

看到信箋已經平安的進入到了屋子里,武士這才回去了。

而屋子里,看到信箋的那位強者,則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。

“混賬東西,這個許飛,還真的把自己當成是天下第一人了?”

光芒映照在他的臉上,映照出一張蒼老的臉龐。

這是一個擁有著一張蒼老臉龐的老人。

這位老人干咳一聲,剛要將那信箋燃燒,不過下一瞬,他便是想到了什么,手指上的火焰便是消散一空。緊接著,他在屋子里來回踱步,最終他咬了咬牙,一跺腳,直接穿上大衣,拿上信箋,推開老院的后門,走向了后山。

后山風雪更為濃郁的地方,有著一座宛如墳墓般的建筑物存在。

這座宛如墳墓般的建筑物,雖然不是真正的墳墓,但與真正的墳墓區別也不大。

這是活死人墓。

“劍神宮第七十三代宮主藤田左,拜見老祖宗。”

“劍神宮第七十三代宮主藤田左,拜見老祖宗。”

“劍神宮第七十三……”

藤田左,一連叫了三遍,活死人墓里都是沒有半點都是聲響。

可是藤田左,卻是沒有半點放棄的意思,竟是直接跪在這風雪最深處,身軀在那里,宛如一座豐碑,一點動靜都沒有。

一直等了半個小時,藤田左都是沒有半點多余的動作。

就在這時,活死人墓里終于傳來了動靜。

“進來吧!”

那是百靈鳥般的女人聲音,活死人墓里的是女人?

藤田左驀然站起身來,沒有半點的不爽,徑直對著活死人墓走去。也不知道在走了多久之后,藤田左才終于停步在墓穴最深處,一片宛如河流般的水流外的房屋前。

借助著修士擁有的可以夜視的眼睛,藤田左才看清楚,在那河流之前有一位妙齡少女在浣花洗劍。

看到這一幕,藤田左足足吸了一口冷氣。

在這海拔數千米的雪山之巔的活死人墓里,在這雪水的水流之中,一個妙齡少女,竟是在那里淡然的浣花,淡漠的洗劍。這一幕若是傳出去,絕對沒有任何人相信,都會說這是一個傻子。

但是藤田左卻是知道,這不是傻子,這是他們劍神宮有史以來最為偉大的女劍神。

沒有之一。

甚至可以把女字去掉,在劍神宮有史以來的千百年里,面前對這位妙齡少女若是自稱第二,便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稱呼自己是第一。

絕世女劍神。

在她的那個年代里,她就是亞洲,甚至是地球的天下第一人。

也是當時她的一把劍,才最終讓得劍神宮,擁有了如今的崇高地位。

一直到如今,劍神宮在r國都是當之無愧的第一神教。

哪怕是十年前許飛橫壓地球的時候,劍神宮都是沒有遭受到半點的威脅。

這就是明證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浣花女淡淡的抬起頭來,那一雙明媚的秋波,令得早已數百歲的藤田左,都是有種魂不守舍的感覺。

不過在緊緊地咬了一下自己舌頭之后,藤田左終于還是恢復了過來。

“老祖宗您看這個。”

說著,藤田左將自己手中的信箋,恭恭敬敬的遞給了浣花女。

浣花女一抬手,信箋遠隔幾百米,輕飄飄的落在了手中。

“哦?豈有此理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