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初不著急出去,在仙魔戰場內混著也挺好,擊殺域外天魔,就有資源收獲,特別是擊殺仙君級天魔,獲得資源都是輪回仙界沒有的,畢竟域外天魔和輪回仙界修煉者使用的資源不是一樣,他們沒用的,秦初有用。

在秦初不斷戰斗的時候,其他的卓越修煉者,也是經常進出仙魔戰場,有的人就帶出了一些消息,其中就有關于秦初的。

因為金仙境的秦初,給見到他的人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秦初看到輪回仙界的修煉者都會給一點療傷藥。就算對方有攜帶,也不見得有他的極品金仙境療傷藥好用。

秦初的大氣,讓他獲得了一些朋友,大家約定了以后在輪回仙界見,畢竟像之前那位仙君一樣,內心對秦初有抵觸的人少,仙君能獵殺仙君級天魔那也足夠厲害,因為很多仙君做不到,反而容易被殺。

一直有秦初的消息,蘇穎和秦輕音就比較踏實,因為秦初活著。

轉眼三年過去,這天再次打探到了秦初的消息后,回到了客棧內,秦輕音就氣鼓鼓的。

“祖奶奶,他腦子是不是不正常?歷練歷練就出來好了,還玩上癮了。人家一年、兩年就出來了,他已經進去三年了,這是一直有他的消息,要不然還以為被人弄死了。”回到了客棧內,秦輕音開口嘟囔著。

“烏鴉嘴,別亂說話,他有自己的想法了!”蘇穎瞪了秦輕音一眼。

另外一家客棧內,飛羽宮主自己下著棋,聽著青云的訴說。

“宮主,這個家伙腦子是不是不好?資質絕世,還去仙魔戰場內去拼?”匯報完消息后,青云開口說道。

“如果甘于平凡,他如何頭頂霸主冠?”飛羽宮主看了青云一眼。

至于秦初頭頂霸主冠,這件事已經證實了,是斬魔城的一位強者拜訪蘇穎,跟蘇穎詢問了,問了是不是流言。

如果是之前,蘇穎可能會選擇回避這個問題,現在秦初都已經登頂九天塔,所以藏不藏沒意義,直接就承認了,秦初就是霸主級修煉者。

“他頭頂霸主冠,那是小地方獲得的,在輪回仙界很多修煉者不認!”青云開口說道。

“愚蠢!他在金仙境生死戰臺幾十殺是假的?還是在仙魔戰場內擊殺仙君級天魔是假的?現在可有金仙境修煉者表示要跟他碰一碰?承認不承認很重要么,重要的是誰敢叫板!”飛羽宮主瞪了青云一眼,她的情緒有點不穩,因為秦初是她道身的夫君,道身與本尊同源,所以秦初跟她也有著莫大的關系。

青云躬躬身,承認自己錯了。

“承認別人優秀很難么?本宮是要找他解決一些問題,但并不會去貶低和踐踏他!”飛羽宮主開口說道。

在仙魔戰場內廝殺,秦初越殺越來勁,轉眼四年過去了。

這天秦初來到了一特殊之地,特殊是因為及其寒冷!

在冰雪上,秦初緩慢前行,仙魔戰場,他可以說是走遍了大部分地方,只是靠近域外魔族出入口的區域他沒去,那邊風險太大。

隨著前行,秦初越來越冷,當身軀氣血循環有些慢的時候,秦初施展了朱雀焚天焰護身,他打算看看前方是什么地方。

  酷…匠@●網《‘首I.發'0

又前進了一些路后,就在秦初打算原路返回的時候,他看到了幾尊冰封的雕塑,而且身上都插著一些武器。

手臂揮動,秦初將冰封雕塑上的浮雪吹掉時候,一些景象出現在秦初的眼內,是一位百族修煉者,三位域外天魔,都是仙君級。

看著冰封的百族修煉者,秦初眼內出現了震驚,因為這人跟朱雀族長面容很像,難道是朱雀族長那位進入仙魔戰場未歸的兒子?可他不是金仙境么,眼前這一位是仙君,難道他大膽的在仙魔戰場內突破了?

查看了一下,秦初確定了是秦海嵐,因為冰封的雕塑腰袢掛著朱雀令,背面是一個嵐字看了看后,秦初發現三位域外天魔都隕落了,但秦海嵐的骸骨內,還有著一絲絲的生機。

“結束了,不管如何,我都帶你回家!”思考了一下,秦初將秦海嵐的身軀轉到了葬天棺世界內,讓秦官釋放一些靈氣潤養,隨后將域外天魔尸體上的資源收了,砍下了獨角后,穿起來掛在了冰封的秦海嵐身上。

感覺太冷了,秦初退了出來。

思考了一下,秦初分析出了當時的局面,是秦海嵐頂不住圍殺,沖到了極寒之地跟對方同歸于盡了。

退出了極寒之地,看了一下地圖后,秦初決定離開了,接近五年時間的戰斗,他的沉淀和積累已經足夠渾厚,離開了仙魔戰場就可以去突破。

在仙魔戰場內突破?風險太大,秦初不愿意,一旦被域外魔族的仙君攻擊,那就容易隕落。

秦初離開時候,是看著地圖殺回去。

隨著接近斬魔城方向的仙魔戰場出入口,秦初碰見了更多的輪回仙界修煉者。看到秦初,他們都感覺到震驚,因為秦初身上的氣勢和氣息太強勢了,凜冽的戰意和殺意朝著四面沖擊,最主要的是秦初身上斜掛著的獸皮帶上穿著一連串的紫金天魔角,那顆都是仙君級的。

一步一步的前行,快要到了出口的時候,秦初被圍住了,是兩頭仙君級的天魔,它們感受到了秦初身上的天魔角氣息,殺了過來。

秦初為什么攜帶天魔角?就是為了引域外天魔,見到秦初身上有天魔角他們必定開殺。

一場混戰開始了,秦初戰斗分身,火焰能量身全出,葬天棺揮砸,青靈劍斬殺,以輕傷換重創,最后出了圣骨劍氣后,斬殺了一頭仙君級天魔。

剩下一頭仙君級天魔更是跑不掉了,被秦初左手抓住頭角,按在地上活活打殘打廢了,不過秦初身上的傷勢也不輕,鮮血不斷的流淌,戰袍、戰靴上全是血跡。

震碎了自己留給太山仙君的靈魂水晶,秦初扛著擊殺的域外魔族仙君尸體;拖著只有進氣,沒有出氣的域外魔族仙君,秦初一步步緩慢的前行。

吧嗒!吧嗒!隨著有些泥濘的聲音,秦初從仙魔戰場的門戶走了出來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新版紅雙喜說:   第三更到!   今晚有加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