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天兩人繼續游蕩在無盡海域各大仙山海島,搜尋鷹族信息。

然而一連一個月過去,再沒有更多的發現。

雖然沒有更多的發現,但沐天兩人還是不斷的繼續搜尋。

沐天兩人出來就是為了尋找鷹族的信息,自然不會半途而廢。

怕是在沒有收到白虎宗弟子傳來鷹族的信息之前,沐天和幫主兩人是不會回去了。

轉眼一晃就是半年,時間如流水般一去不復返。

半年時間,沐天兩人走過了大半個無盡海域,一樣是毫無所獲。

期間沐天兩人還回了幾趟白虎宗,也是沒有人傳回有用的信心。

半年后的一天,沐天突然收到了來自白虎宗鴻果的緊急傳訊。

沐天兩人第一時間利用分身互傳折返,不敢有半刻耽擱。

“什么情況?”

一回到白虎宗,沐天便詢問鴻果。

“臥槽,你們回這么快啊?”

鴻果沒有回答沐天的問題,驚呼一聲站了起來。

“你都說十萬火急了,我能不立馬分身互傳回來嗎?到底發生什么事了?”

沐天回了鴻果一句,繼續追問道。

“是這樣的,守護白虎宗弟子靈魂石的長老來報,說有幾十位散仙的靈魂石已經破碎,八成已經死了!”

見沐天一兩點焦急,鴻果也不敢再耽擱,立馬如實回答沐天。

“什么?還有這種事?什么時候發生的?”

沐天聽聞繼續追問起來。

“算一算時間,也就是半柱香前的事。”

“兄弟我特意去看了一下,確實是靈魂石破碎了,裂痕累累。”

沐天說完,鴻果立馬回道。

“走,我們再去看看。”

言罷。

沐天三人大步往白虎宗靈魂宮殿走去。

到了宮殿,沐天立馬前去查看那些碎裂的靈魂石。

這時候看守靈魂石的白虎宗長老大步走了上前,畢恭畢敬的抱拳道,“屬下拜見宗主,拜見倆位副宗主!”

“不必多禮,本座問你,你是看著這些靈魂獸破碎的?還是排查的時候發現靈魂獸破裂的?”沐天問道。

“回宗主,屬下剛好在例行檢查靈魂獸,親眼看到了靈魂獸破裂!”

那位長老不敢有任何怠慢,立馬抱拳回道。

沐天點了點頭,隨后轉頭看著鴻果,詢問道,“鴻果,你可查看了這些弟子的情況?”

鴻果愣了一下,回道,“回宗主,屬下已經查明,這些靈魂獸破裂的散仙弟子是一起出去的,前往人族大陸南面海域探查!”

白虎宗出去的弟子,都有詳細登記,并且每天都會傳訊回來,告訴白虎宗自己的位置,每天都有更新地理位置。

白虎宗這么做,就是為了更加準確,精準的知道弟子的安全。

如果弟子出了意外,也好知道他們發生意外的地點,好追查。

“去,立馬把這伙弟子的登記信息給我拿過來。”

“是,屬下這就去辦!”

鴻果前去拿登記信息之時,沐天和幫主兩人則是直接前往議事大殿。

鴻果很快就返回,手中抱著一疊厚厚的資料。

接過資料,沐天立馬翻看起來,半柱香左右,便已經知道了那些弟子的明確路線。

接著沐天和幫主兩人立馬行動起來,按照登記的線路極速瞬移而去。

沐天兩人足足連續不斷瞬移了一天,這才來到了那些弟子死去的位置附近。

登記信息只能知道大概信息,無法得到準確信信。

但找到點上,也不會相差太遠,四周搜查一下,肯定會有所發現。

“應該就是這個位置吧!”

兩人停在一座海島上后,沐天四周觀察了一番,嘀咕道。

“四周找找看吧!”

幫主也是四周觀察了一下,說道。

“老規矩,分頭行動吧!”

言罷。

沐天兩人分頭行動,四周搜查起來。

這一找又是足足一天一夜時間,沐天這才在一座荒島上找到白虎宗那些死去弟子的尸體。

  )看\正}p版p、章節◇C上酷f匠網0lJ

與之前那座海島上看到的妖獸尸體一樣,都是干癟干癟的,沒有半點水分了。

“看來我們白虎的弟子又是被鷹族給吞食了!”

沐天摸著下巴嘀咕一聲,而后傳言給幫主,讓他過來一起參詳。

“是鷹族所為!”

數百息后,幫主過來一看,立馬很肯定的說道。

“幫主大哥為何如此肯定一定是鷹族所為?”

沐天話音剛落,幫主便拿出一根黑白色的羽毛,回道,“看看這是什么?”

“是鷹族羽毛!幫主大哥你是從哪里找到的?”沐天反問道。

“就在我剛來這島上,在地上找到的。”幫主回道。

“原來如此,那就沒什么疑問了!”

“幫主大哥,我們繼續分頭行動,四周搜查一下,看看鷹族是不是隱藏在這附近!”

“沒問題,開始吧!”

說完,沐天倆人繼續分頭搜查起來。

以這座海島為中心,不斷的往外圍搜查起來。

很快。

又是一天過去,沐天兩人并沒有什么收獲,就像是之前那座海島一樣,再無更多信息。

再找了一天,沒有什么發現后,沐天兩人會和,繼續商討。

“怎么回事?難道又是路過這里,恰巧碰到了我們白虎宗弟子,順便給滅了?”

會和后,沐天不太確定的嘀咕一聲。

“有可能!”

幫主愣了一下,隨后回道。

“那不是說我們白來這里了?”

“那倒不是,算一算時間,從那些白虎宗弟子死去到現在,也就幾天時間,我想那些鷹族強者應該還沒有走太遠。”

“這可不一定吧?幾天時間,要是瞬移的話,都不知道到多遙遠的地方去了。”

“天沐兄弟,你說的也有可能,總之一切都有可能。”

“哎!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,鷹族開始跟我們打起游擊來了!”

嘆息之后,沐天直接撲通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“我們繼續找找,肯定會有所發現的。”

幫主坐在沐天身邊,輕拍沐天的肩膀,說道。

“鷹族如果和我們打游擊,不斷殺人改變換方向,我們還真的很難對付他們。”

沐天深呼吸了一口大氣,說道。

“可能,或許這也只是一次意外也有可能。”幫主說道。

“是意外就好了,怕就怕不是意外,而是鷹族有預謀的。”

沐天話音剛落,立馬“蹭”的一下站了起來,一臉凝重的脫口而出,“不好,鴻果傳訊來說,我們白虎宗又有一波弟子被擊殺,與我們現在的方向剛好相反……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