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塵腰部著地,發出一聲沉重的悶響,甩棍也早就不知道丟到哪去了,但他也沒有就此被打趴,而是就地一滾,消去了大半的力道,然后又緩緩爬了起來。

陸塵摔的地方就在我的腳邊,他爬起后捏了捏身上疼痛的部位,擦了擦嘴角,狠狠地道:“*,還挺厲害的!”說完又朝那個漢姆沖了過去。

這家伙就是這樣,活脫脫就是一個打不死的小強,只要對方不能讓他徹底失去行動能力,他就會再爬起來,再沖過去和你干架!

但是,我的神情越來越凝重了,眉頭也微微皺了起來。

除了陸塵以外,其他的幾個成年混混則在圍攻那個叫黑特的保鏢,但是我卻發現,這些持刀混混竟然完全不是赤手空拳的黑特的對手!二十幾個圍攻他一個,卻絲毫無法真正近他的身,黑特一副搏斗的駕駛十分專業,步伐一下一下輕盈的點著地,避開每一個試圖攻擊他的混混,然后反手幾乎一拳就打倒一個。

不出一分鐘,黑特已經傷了我好幾個弟兄,而他只僅僅受了一點輕微的皮肉刀傷而已!

一個小混子被逼得無可奈何,眼看自己的兄弟一個一個的倒下,著急了,竟準備從身上拔出槍來瞄準黑特。

我立馬過去按住他的手,把他的槍又按了回去,厲聲道:“不能動槍!這里是高速路旁,在這里開槍你想找死嗎?!”

這里的路段,到處都是探頭,如果我們在這里動槍,就算有理可究,事后恐怕連夏冥宇都保不住我們!

“可是陽哥,這洋鬼子好厲害!”那小混子焦急的對我說道。

我又觀察了一下戰況,地上已經躺了八九個,除了陸塵還能和那個漢姆對打幾手,其他人,勉強還能站著就很不錯了。

這兩個保鏢顯然都受過專業的訓練,學習過專業的搏擊技巧,我手下的這幫野路子混混,顯然不是他們的對手。

得想個其他辦法牽制他們才行。

我的視線從黑特他們的身上,挪移到了躲在他身后被辣椒面抹瞎了眼睛的諾頓。

山城辣椒面的威力似乎不是一般的大,諾頓打了不知道多少個噴嚏,流了不知道多少眼淚,此刻才勉勉強強可以睜開一只眼睛,他慌慌張張地從身上摸出手機,似乎準備給什么人打電話。

我像是抓住撲食獵物機會的雄鷹,眼神一凜,瞬間全身就爆出了一種彪悍的氣息,身子猛然一彈,利劍般射向了諾頓!

快!一切都是那么的快!

我以為黑特被二十幾個混子纏身,肯定無法再分身來對付我了,誰知道他發現了我的意圖以后,臉色大變,猛然拽住身邊一個混子的衣領,將他整個身體舉起朝我拋來!

我余光瞥見了他的動作,但那時我已經無法減速,而且飛來的那人是我的弟兄,我也不能暴力的應付,只好將身子微微一側,閃到了一邊。

沒想到只是拖延了我那么幾秒鐘,黑特就擺脫了身邊那些混混的包圍,來到我的身邊,只見一道黑影從上而下朝我腦袋劈來——那是一條漆黑的猶如鋼鞭一般的腿,速度快得幾乎讓我看不清幻影!根本不及我擺出防護的架勢,那條腿已經踢在了我持刀的手腕,我只覺得手一陣發麻,“砰”的一聲,刀子飛出去掉在遠處的草地上,同時瞬間感覺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殺氣!

因為一年多的經驗,讓我的身體本能的做出了躲避和自我保護的動作,微微側開了身子,令黑特那一掌從我的臉側擦了過去。

雖然躲過,但我的臉龐還是被他掌繭刮得生疼,我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,絲毫不懷疑剛剛一掌如果擊中我的面門,也許我會被當場打得爆頭七竅流血而亡!

黑特那雙憤怒的眼睛就在離我不足二十公分的地方。我的心頭一動,仿佛看到了機會,我腳步一點,像水蛇一樣猛然扭轉了身體,一個輕巧詭異的側步閃躲騰挪到了黑特的身后,接著一只手臂卡住他的脖子,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右手腕,我的身體后傾,用膝蓋頂住他的屁股,緊接著雙手臂用力拉緊狠狠地往后拉去!

這招叫做裸絞!是當初在銀城高中為了準備與老禇的決斗,盧文笙臨時教給我的,后來因為住院等特殊的緣故,這招已經很久沒有用過了!

  酷s匠bI網首發**0◎◇

畢竟,在實際戰斗中,裸絞太需要考慮時機!并且需要近身才行,而且用刀子和拳頭把人撂倒,可比用裸絞這種費力的方法簡單得多了。

可是,我的臉色很快又變了。

因為我發現,在我使出全身力氣將黑特的脖子往后死死拉緊的時候,黑特仿佛并未感覺到慌張,身體也沒有被我扯得失去平衡,只是臉頰被我卡住脖子變得有些漲紅而已,我的手臂能清晰感覺他脖頸硬邦邦的肌肉,被我緊緊往后拉卻紋絲未動,

黑特藍色的眼睛幽森發亮:“嘿!哈哈,裸絞?你這種半吊子的巴西柔術,也好意思拿出來賣弄!?”

說完,他一只手抓住我卡在他脖子上的胳膊,接著腰部用力一頂!他的身體沒有失去平衡,反而我的身子被他頂了起來,緊接著黑特一個漂亮的過肩摔將我狠狠地摔在了地上!

我可不是陸塵那個變態小強,這一跤摔得太狠,我的身體的骨頭幾乎都感覺要散架了,躺在地上動彈不得。

“黑特!漢姆!你們快點!”諾頓好像已經打完了電話,沖我們這邊喊道:“這些家伙是跟條子一伙的!條子肯定馬上就要來了,趕緊帶我離開!”

“知道了!Boss,再給我一點時間,我馬上就殺了他!”黑特蹲了下來,一只手臂將我按住,另一只手伸過來扼住了我的脖子,他的拇指已經抵在我的咽喉上,向內側用力,仿佛要將我的咽喉擰斷。

我連忙抓住他的手腕,這家伙的力氣簡直大得離譜,我被他掐得幾乎喘不上氣了,滿面漲紅怒目圓瞪,從牙縫里勉強蹦出幾個字來:“陸……塵!……你小子上哪兒去了?……老子要被人掐死啦!!……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