錦繡苑。

造型華麗仿佛會所的售樓部外。

保安、門迎、服務員、保潔整齊列隊聆聽物業部經理訓話時,五輛霸氣的防彈越野車,一輛接一輛停在不遠處。

十幾個彪悍漢子下車。

其中一個漢子恭恭敬敬拉開一輛防彈越野車后座車門。

驚愕不已的男女看到一個英俊且霸氣十足的青年從車里下來。

牛掰。

太拉風了。

保安們在心中驚嘆。

隊伍中的年輕女孩則像花癡似的,直勾勾打量蘇昊,覺得蘇昊無限貼近她們幻想中的白馬王子。

蘇昊并未多瞧這些人,帶著一群彪悍手下,徑直走向售樓部。

售樓部里。

正在開早會的銷售部經理王文娟和一群美女置業顧問,以為一大早來了大客戶,趕忙去迎接。

“您好,您是要買房?”

王文娟親自接待蘇昊。

“我是來找人的。”蘇昊說明來意。

王文娟愣了一下,這么牛的青年,大清早跑到這里找人,令她倍感意外,弱弱問:“您找什么人?”

“李美惠。”

蘇昊面無表情說出劉蓓蓓的假名。

王文娟臉色連變,琢磨眼前的蘇昊是劉蓓蓓的追求者亦或朋友、親人。

朋友,親人,似乎不大可能。

李美惠要有這么牛掰的親朋,哪用來這里當置業顧問,被各種男人騷擾、糾纏,多半是追求者。

“您找美惠,有什么事兒嗎?”

王文娟試探著問蘇昊。

“她和她媽欠了巨額債務,跑到臨川躲債,我是來追債的。”

蘇昊冷漠回應王文娟。

王文娟聽蘇昊這么一說,不再心虛、忐忑,道:“美惠涉嫌傷人,昨天就被治安局的人帶走了。”

“治安局……”

蘇昊皺眉凝視王文娟,觀察王文娟是不是在說謊。

王文娟看出蘇昊在懷疑她說的話,解釋道:“治安局的人來抓美惠的時候,售樓部的人都在。”

蘇昊確定王文娟沒說謊,轉身就走。

王文娟以及售樓部其他人,好奇又茫然看著蘇昊離開。

“經理,你說李美惠得欠多少錢,能招來這么一幫人?”一美女置業顧問心有余悸的王文娟。

“別管閑事!”

王文娟瞪一眼下屬,貌似事不關己無所畏懼,實則內心久久無法平靜,總感覺要有大事發生。

蘇昊快步走出售樓部。

十幾個漢子幾乎小跑著跟隨蘇昊。

仍然在售樓部外列隊的男女,都真切的感覺到蘇昊身上的殺氣,一個個不明所以,也不寒而栗。

一行人迅速上車。

五輛防彈裝甲越野車調頭駛離。

臨川治安局。

劉蓓蓓被關一宿。

昨天治安局的人多次訊問劉蓓蓓,并做了筆錄,之所以還關在治安局,沒轉到收押所或釋放,是因為臨川治安局這邊還沒做出最終決斷。

關押室內。

劉蓓蓓做瑜伽舒展身體,調整心態,她一再默默叮囑自己,無論接下來面對多么糟糕的情況,都要樂觀。

沒過多久,門外傳來開鎖聲,劉蓓蓓停止運動,站直了,等待命運的安排,眼下,她不擔心自己,而是擔心準婆婆孤苦伶仃怎么辦。

關押室的門打開,幾個穿著制服的男女走進來,為首的人,也就是昨天帶隊抓她那人,宣讀拘捕令。

“經調查核實,李美惠,女,二十五歲,京城慶縣人,涉嫌故意傷害,即日起正式拘捕!”

中年男人宣讀完拘捕令。

兩人迅速上前。

一人控制劉蓓蓓,另一人為劉蓓蓓戴上手銬,戴上手銬,意味著劉蓓蓓有罪。

“你徇私枉法,不怕遭報應嗎?”

劉蓓蓓忍無可忍怒問治安局的人。

中年男人撇嘴,壓根沒把劉蓓蓓的喝問當回事兒。

幾人把劉蓓蓓帶出治安局關押室,正式拘捕的嫌疑犯,要轉送到收押所,判決有罪之后,再轉送監獄。

劉蓓蓓被押到一樓大廳,看到了那個帶著小弟上門鬧事的光頭漢子。

“賤貨,后悔了沒?”

光頭漢子帶著幾個小弟來到劉蓓蓓面前,得意洋洋。

劉蓓蓓恨自己當時沒把這混蛋打殘。

“現在后悔還來得及……”

光頭漢子此言意味深長。

“我后悔沒把你們都打死。”

劉蓓蓓怒視光頭漢子。

  …更/新Q最'快上x酷C匠網●+0e^

“那你就準備在監獄里度過你的青春年華吧。”光頭漢子說完笑出聲,幾個小弟也跟著笑起來。

“好了,好了。”

帶隊抓劉蓓蓓那中年男人以眼神示意光頭漢子讓開。

光頭漢子讓開。

幾人押著劉蓓蓓走出治安局大樓,大樓前,收押所的囚車已在等候。

“蓓蓓……”

就在兩人往囚車里推劉蓓蓓的時候,沈月華焦急悲痛的喊聲傳來。

治安局大門口,兩個門衛攔著沈月華,不讓沈月華沖進去。

“媽……”

劉蓓蓓看到孤苦柔弱的沈月華,再也控制不住情緒,潸然淚下,不忍心讓這唯一的親人獨自面對生活的艱難。

“上車!”

兩個漢子硬生生把劉蓓蓓推入囚車。

“蓓蓓沒罪,你們放開蓓蓓!”

沈月華哭喊著掙扎,丈夫失蹤二十多年,兒子失蹤兩年,唯一的親人……也要離她而去,她再怎么堅強,也承受不住一次又一次打擊,瀕臨崩潰。

電動伸縮門打開,囚車加速駛出治安局大院。

沈月華不顧一切推開門衛,去攔囚車。

事發突然,囚車來不及減速。

砰!

沈月華被撞飛出去。

囚車里,劉蓓蓓驚呆。

沈月華倒飛出七八米,重重摔在地上,僅僅幾秒就血流滿面,她艱難扭頭,看著停下的囚車,虛弱呢喃:“蓓蓓,如果媽不能再跟你相依為命,你一定好好活著。”

“媽……”

劉蓓蓓撕心裂肺悲呼,眼一黑,差點暈厥。

沈玉華慢慢閉上眼睛。

叱!

五輛防彈裝甲越野車急剎,停在路邊。

其中一輛車里,獨享后座的蘇昊,目光透過車窗,認出躺在不遠處那血流滿面閉上了雙眼的婦人,是自己老媽,如同被人在心上狠狠扎了一刀,痛極,淚水奪眶而出,失聲道:“媽……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巔峰的神說:   惡魔果實超過六千五,加更一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