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非:“人們常說,圣龍大陸上,有兩種力量最為可怕,一個是你吳家的晶盾,助攻能防,近乎于無敵的能力。其次便是方家的禁眼,不過將禁眼排在你吳家晶盾之后,我可不同意。在我這雙眼睛面前,你的能力連屎都不如。”

吳峰:“你找死……”

韓非聳了聳肩:“我只是徐說事實而已,今日你們是一起上,還是一個一個上?喂,你們幾個老不死的,怎么?想要將好死不如賴活著貫徹到底嗎?身為散仙,這么活著有意思嗎?我要是你們還不如痛痛快快打一場。”

吳正天眉頭一皺,張宇則是漏出一絲笑容:“韓非,你好狂啊。”

韓非:“吳峰該死,勸你們張家老實的在一旁看戲,否則我不介意將你們張家一柄收拾嘍。”

張宇本身還真就沒想要幫忙,但如今韓非當眾這么侮辱他,如果他不給韓非一點教訓,他張家還怎么立足?

不過張宇也是個老狐貍,略微想了想,對一旁的吳正天說道:“宮主,看來此人是真不將你們吳家和我們仙宮放在眼里,不殺肯定是不行了,你吳家可別在愛惜人才不忍下手了。”

吳正天也給吳峰下達了擊殺命令,讓他殺了韓非。

此時吳峰的想法自然不必多說,即便沒有他們的意思,吳峰也要對韓非嚇殺手了。

此時吳峰揮了揮手,示意所有人對韓非發動進攻。

而韓非看著周圍數不清的高手為了過來,心中卻沒有一絲慌亂。

身形緩緩躍起,朝著吳峰飛去,左手抬了起來,周圍的四個屬性球,在韓非的操控下,又開始了對周圍圍過來的高手進行絞殺。

此時在韓非的嚴重,武皇境高手根本就不夠看。

嗡,一陣光圈擴散,韓非的修為達到了武皇境四重,在煉器的時候,幾個月才升了一級,如今靈氣等級又上升了一個級別。但對韓非的幫助卻十分有限。

畢竟韓非現在可不是一個靠修為攻擊的人,而是靠境界。

四個巨大的屬性球,無論撞擊在誰身上,都會使得這個人短暫的停頓,但就是這種停頓,使得旋轉的屬性球,一次又一次的擊中在自己的身上。

所有沖上來的武者,全都口吐鮮血,沒有一絲反抗之力,因為這四個屬性球,旋轉的實在太快了,就仿佛一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盾牌,并且被盾牌擊中,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。

嗡,右手之中,一柄劍氣凝結的長劍出現,隨后屬性之源緩緩消失,韓非的身影也沖入了人群之中。

劍光肆虐,每一道劍光都快如閃電。

尸體不斷從高空中跌落,韓非的擊殺效率只是并沒有任何改變,全部都是一劍一個。漫天的血液,化作血雨,朝著下面的地面揮灑而去。

“斬龍劍訣”

將身前的四個武者脖頸割斷,隨后用出了曾經的記憶招式。

虛幻的長劍化作一道極具威力的劍氣,朝著左側的人群而去。

龍頭,巨大的龍頭,足足有十米高,并且攜帶無可匹敵的強大氣勢,直接沖入了左側的人群之中。

轟隆,龍頭爆炸,數不清的劍氣從中飛射而出,對周圍的武者造成了無法別攻擊。

最悲慘的是那些想上空躲避的武者,龍頭爆發之后,斬龍劍訣的特性便出來了,大量的劍氣想上空飛去。將那些還沒反應過來的武者,射成了刺猬。

一擊過后,韓非深吸口氣,周圍的靈氣,快速的朝著韓非凝聚,確切的說是朝著韓非額頭上的太極圖案而來。

突然間,一桿長槍的槍尖已經距離韓非的額頭不足半米。

手持長槍的男子,嘴角漏出一絲微笑。他以為自己成功的躲過了韓非的感知,但其實這一起都在韓非的掌控之中。

韓非只是有些詫異:“隱族的人?”

韓非手下有很多隱族的高手,對于隱族這一特殊的族群,自然很熟悉。

此人通過隱族的隱身特性,快速接近韓非,并且五米之外不使用一絲靈氣,在他的眼里,韓非根本沒有看到他。

但他錯了,即便韓非沒有動用禁眼,但開啟的天道之力,也能感受到另外一種氣息的靠近,所以說此人才過于天真了,他的動作在韓非眼里,顯得是那么的可笑。

微微側頭,躲過男子鋒利的長槍,槍尖兩刃幾乎是韓非的頭發而過的。

男子一愣,頓時暗道一聲:“不好!”

但此時已經晚了。韓非側頭之后,由于前沖慣性的關系,身體根本挺不住。

韓非身形下壓,右手按在了男子的胸口之上。

嗡……身體下方靈氣波動異常強烈,男子微微低頭看去,一個金色的光球,外表白色的風刃包裹的三系沸熔彈印在了自己的胸口。

右手猛的一推,強大的三系沸熔彈,頓時帶著男子向后飛去。

沸熔彈將男子頂回了人群之中,在男子周圍,至少有上百個皇境高手。

沸熔彈亮起白色的光芒,外表的風刃也被擴大。

轟隆,光芒籠罩著仙宮區域半邊天空。巨大的光波足足輻射出上萬米,隨后大地開始出現裂痕,沖擊波爆發。

原本被白光包裹的仙宮高手就已經被絮亂的力量震的不輕,此時沖擊波襲來,還存活下來的不足百分之十。

近三百個高手,在韓非一擊過后,僅僅剩下二十多個,而且還都是因為站的比較外圍,修為比較高才得以活下來。

一擊過后,韓非深吸口氣,額頭的太極圖案又開始吸收周圍的靈氣。

吳峰等一眾高手都站在仙宮的邊緣,此時他們看到這異常慘烈的景象,恨意頓時爆發。

一旁的張宇則是有點幸災樂禍,但表面上也沒有表現出來。

吳峰先是驚訝,隨后便是凝重。

能一擊殺死這么多武皇境,并不算是特別厲害,修為達到高階圣境,都可以輕易做到。

但韓非可不是,他才僅僅武皇境四重,而且還是剛剛突破的,武皇境四重,能夠一擊秒殺數百武皇境,這種事,如果不是親眼看到誰能相信?

吳峰:“韓非,你可真能忍,一直沒有表現出來我的晶體種子對你沒用。”

韓非:“早讓你發現,我不早就死了?能活到今天嗎?”

吳峰:“你覺得今天你就能活著了?”

韓非:“我就算死,也會拉著你,你就把心放在盆骨里頭好了。你跑不掉的。”

  =U看F正版j章?節^+上F《酷o匠網0

說著背后六片靈氣羽翅緩緩探出,韓非瞬間消失在了原地。

另外一邊,吳峰也化作一道光芒,沖向了韓非。

在韓非的右手之上,四種屬性之源瘋狂的凝聚,在手掌之上形成一個四色球體。

而吳峰的雙手之中,緩緩出現一柄晶體長刀。

此時吳峰手握晶體刀,與韓非的四屬球撞擊在了一起。

光芒頓時擴散,兩人均被對方的力量給震飛了。

吳峰足足后退了上千米,身體才停了下來,此時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晶體長刀,已經出現了一道道裂痕。

而另外一邊,韓非也退了上千米,整個右臂青筋凸起,受傷的血管幾乎要破體而出了一樣。

全身都被金色的屬性所包裹,這是不滅金身開啟所導致的。

與封神境對拼,如果不用不滅金身,韓非的肉身幾乎瞬間就會被震碎。

一擊過后,韓非甩了甩右臂,而吳峰則是有些懵:“肉,肉身?赤手空拳抵擋我的晶體兵刃?”

圣境所凝聚的本命兵刃,就仿佛韓非凝聚的劍之境一樣,其威力已經可以和上品甚至極品的后天靈寶想抗衡了,但即便是這樣,居然被韓非硬鋼了下來,甚至自己的兵器都出現了裂痕,這叫吳峰還怎么淡定?

兩人的交接點,韓非屬性之力,與吳峰的刀氣相互交融,在兩人穩定身形后,發出了驚天的炸響。

一個巨大的能量光波形成一個半圓形的能量罩,并且緩緩的擴散。

但兩人仍然毫無波瀾。就這么看著對方,誰也沒有后退一步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