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外一邊。

徐振坤等人在回去的路上,一個個抓耳撓腮。

他們現在也徹底崩潰了!

為什么?

因為……

葉玄這一次做的太狠了!

狠到沒有任何底線了!!

一口氣,殺了馬王爺身邊最親密的二十個人!

甚至是連馬王爺的兒子女兒都不放過!

說真的,他門不得不佩服葉玄竟然可以手段強勢到這等地步,但與之相伴隨而來的……那便是馬王爺徹徹底底沒有下限的瘋狂報復了!!

這般盛怒下的馬王爺,僅僅是殺了你葉玄一個人就夠了嗎?

顯然不夠!

以馬王爺剛才那般恐怖的氣場來看,他的殺意,已經恐怖到沖破天際!

白老虎不停的搓揉太陽穴,他感覺自己頭疼欲裂,在車上沉默了許久,忽然說道:“接下來,我們需要各自跑路了。——以我對馬王爺的一些的情報調查來看,這是一個做事情不講手段的狠辣人物,而現在,葉玄已經徹底毀了馬王爺所有的軟肋。一個沒有軟肋的馬王爺,是空前恐怖的。”

徐振坤深吸了一口氣,臉色非常難看:“是的。——葉玄此舉,他自己倒是痛快了,但……也徹底失去了和馬王爺繼續牽制對壘下去的籌碼。馬王爺接下來,定然會將所有怒火傾瀉在我們所有相關之人身上。我們徐家,你們鐘家,還有陳家,甚至是白先生……全都無一幸免,將被馬王爺瘋狂獵殺。”

鐘有道在一旁不停的抽煙,一根接著一根,他連連搖頭嘆息:“唉……真是成也葉玄,敗也葉玄……他難道就不知道,當他喪失了針對馬王爺的所有籌碼之后,將引來多么恐怖的報復嗎?難道不知道……我們所有人,都要跟著遭殃嗎?”

“但如果……”

就在這時,白老虎接過話茬,說出了一句讓眾人心里狠狠一揪的話:“葉玄從一開始……就是打算犧牲我們所有人呢?”

“嗯?!!”

一聽這話,徐振坤、鐘有道紛紛心里一顫,看向白老虎:“白先生,你是說……葉玄從一開始,就只是利用我們?”

白老虎慘然一笑:“雖然我白老虎,自信自己看人從未看走眼。我一直認為,葉玄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。但……現在我也不確定自己是否眼光還那么準確了。你們仔細想想,這一次,馬王爺一旦將我們所有人針對,哪怕無法殺光我們,至少也可以將我們追殺的一輩子抬不起頭,我們即便必死,也只能永遠走在奔往逃亡的路上!”

“而在這之后,臨江市還剩下什么?——三大家族?在今夜之后,恐怕都要蕩然無存!”

“而你們想一想,葉玄最初說過的那句話。”

聽到這里,徐振坤皺眉:“他說……他要讓臨江市改姓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白老虎苦澀一笑:“他說要讓臨江市改姓‘林’,應該也只是一個煙霧彈,他其實想做的……是自己稱霸臨江市。而現在,不正是可以理所當然的假借馬王爺的手,將臨江市的三大家族趕盡殺絕嗎?沒了三大家族的臨江市,將徹底重新洗牌。任何一個人都知道,若想建立一個新的秩序,首先,就是先打破原本的秩序。而現在……馬王爺,將幫他打破這個秩序。”

說著,白老虎吸了一口煙,深深的吐了一口煙霧:“呵呵,多么漂亮的手段。哪怕馬王爺自己反應過來被葉玄利用,他也會毫不猶豫的繼續這么做……這就是葉玄高明的地方啊。”

恐怖。

太恐怖了。

當想到這里的時候……

車內所有人,都感覺自己頭痛欲裂,甚至是有些懷疑人生了。

他們無法想象……

一個人的頭腦,該恐怖到何種程度,才能一步步將一整座城市的棋局,都安排的如此深刻與詭譎!

“可這樣一來……”

思索片刻,鐘有道忽然皺眉道:“葉玄他之后同樣也得面對馬王爺這種恐怖的對手!”

徐振坤苦笑一聲:“是的。他注定要面對馬王爺這等恐怖的對手。——但對于葉玄這種孤家寡人來說,他真正的弱點,并不是他個人的實力和頭腦,而是手中的勢力和人脈。三大家族強在什么地方?并不是擁有多少武道高手,而是在臨江市多年建立起來的人脈和關系網!——人可以殺,關系網和人脈,怎么殺?”

白老虎點頭附和道:“是的。——對于葉玄這種實力強大,多智近妖,但卻偏偏手里沒有什么勢力團體的孤家寡人來說。……對付一個馬王爺,也許真的比對付三個根深蒂固的本地家族更容易一些。”

說到這里,鐘有道深吸了一口氣。

不知道為什么……

這些似乎已經極度接近真相了,但他還是隱隱對葉玄抱有一絲幻想。

不光是他。

徐振坤和白老虎,也不愿意相信葉玄是這種不擇手段到這等地步的人。

因為這一步,不僅是要放棄他們這些“盟友”,同時也等于放棄了他的林夢悠。

但多年來摸爬滾打的斗爭經驗,讓他們不得不這么推測。

叮鈴鈴。

就在這時。

  :S酷J匠@√網唯T一*d正X版xJ,其)他F都E是…盜…B版+◇0

徐振坤的手機忽然響起。

一看來電顯示,是葉玄打來的!

“免提,接!”

白老虎道。

徐振坤沒猶豫,照做按下免提。

“葉玄,你好手段!”

徐振坤張口冷聲道!

葉玄那邊卻傳來一聲聲砸吧嘴的聲音,他似乎依然氣定神閑:“呵呵,讓我猜猜。——徐振坤,你現在和白老虎,還有鐘有道一輛車,對吧?”

三人皺眉,不說話。

葉玄繼續道:“而且你們經過一番頭腦風暴,一致認為,我想要犧牲你們所有人。借馬無量的手,毀掉三大家族,以方便我接下來更好的得到臨江市的霸權?”

三人依舊沉默不語。

葉玄接下來又是一笑:“很好,能夠想到這一點,證明你們夠聰明,沒有讓我失望。我喜歡和你們這種聰明人合作。這樣,才不會拖我的后腿。”

“你到底想說什么?!”

徐振坤忍不住爆發,怒喝一聲!

葉玄頓了頓,淡淡道:“現在,我的計劃,來到了最后一步。——你們以最快的速度,前往鴻運山莊酒樓會議室。召集整個臨江市所有相關人員和家族,記住,是所有人,一個不漏,包括林夢悠和林家強,包括夏清秋。”

稍稍停頓了一秒后。

葉玄又道:“當然,是否還愿意繼續相信我,是你們的自由。但我需要提醒你們的是……最終的勝利,往往是屬于有膽量有魄力的人。”

啪。

說完,電話掛斷。

徐振坤、白老虎、鐘有道,三臉懵逼,同時,又特別想罵娘!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