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旭沒想到,一回來就撞到小姨子李妙妙這個冒失鬼。真不愧叫“李妙妙”,被她數落了一通,還真是有點莫名其妙。

“妙妙,是你撞我得好不好?”趙旭皺了皺眉頭。

李妙妙伸手揉了揉趙旭被撞的胸膛,笑嘻嘻地說:“姐夫,那我給你揉揉。”

“別無事獻殷勤了。對了,你急匆匆趕著出去做什么?”

李妙妙在趙旭耳邊小聲說了句,“我姐月經來了,我去幫她買衛生巾。”

“門口就有超市!”

“哎呀,我知道!我以前又不是沒住過你們家。走了姐夫,拜拜!記得把早餐做好。愛你喲!”

李妙妙從趙旭肋下鉆了過去,出門的時候,還不忘給趙旭來了個飛吻。

趙旭望著進了電梯的李妙妙不禁搖了搖頭,這丫頭就是這個德性。總是風風火火,做事不經大腦的樣子。

這種人,在醫學上來講叫做“神經大條”。

?趙旭換鞋進了屋子后,見老婆李晴晴還躺在床上,面色很痛楚的樣子。

“晴晴,你怎么了?”趙旭急忙奔到床前,握著李晴晴軟滑柔荑的纖手詢問道。“哎呀!你的手怎么這么涼?”

“老毛病了。你忘了,生完葉子以后,每次來月經都宮寒。”

趙旭握著老婆李晴晴的手,一陣心疼!他親眼目睹,每次李晴晴一來月經,都疼得死去活來,偏偏又束手無策。忽然想到了華醫生,頓時眼前一亮。

“晴晴,我昨天不是去L省圖市找華醫生救小刀去了嘛。”

“對呀!你請到華醫生了嗎?小刀,救活了沒有?”

“救活了!華醫生現在正在臨城呢。她的醫術非常高明,我讓她幫你診治診治吧!或許,能醫好你的宮寒頑疾。”

“那太好了!”

李晴晴聽了頓時高興起來,見趙旭的眼球里布滿了血絲,心疼地說:“你奔波了一整夜,還是早些休息吧!”

“我沒事兒,我去給你灌個暖水袋。然后,就給你們做早餐。”趙旭說著,起身朝屋外走去。

“趙旭,你......”

李晴晴眼角有些濕潤!

在趙旭在家當全職奶爸的時候,李晴晴還總是嫌棄他沒能耐。殊不知,他一直在默默的為自己和孩子奉獻一切。

李晴晴越來越發現,趙旭這個人很有擔當。從以前的陌生、討厭,逐漸轉變成了喜歡。

這難道就是戀愛的感覺?

趙旭和李晴晴是直接結婚,兩人根本沒有戀愛的過程!

在這一刻,李晴晴終于確定自己喜歡上了趙旭這個男人。或許,之前只是可憐他吧?

李晴晴如是安慰著自己。

趙旭灌了熱水袋后,怕老婆李晴晴燙傷,又在外面裹了幾層毛巾,這才遞交到李晴晴的懷里。然后,一頭扎進了廚房,開始搗鼓起早餐來。

  #酷G。匠網永B~久}p免:^費,R看c小;說~0

早餐剛做了一半,李妙妙就回來了。

李妙妙將買來的衛生巾交給姐姐李晴晴后,就來到了廚房,看著趙旭在忙碌著。

“姐夫!我要兩份火腿煎雙蛋,一份單面煎,一份雙面煎的。”

趙旭回頭瞧了一眼小姨子李妙妙,說:“妙妙,你不怕胖呀?”

“哎呀!人家還在發育長身體好不好?我一米六八,才98斤,胖嗎?”

“原來你不到一百斤啊!”趙旭一邊煎著蛋,一邊說了句:“難道你沒聽說過,女人不過百,不是平胸就是矮。”

李晴晴低頭瞄了一眼自己的胸部,握起粉拳在趙旭的后背上擂了一下。嬌嗔著說:“哎呀!你姐夫你真壞,你明顯說人家是太平公主。”

“這可是你說得,我可沒說!”趙旭不喜歡李妙妙在身后絮絮叨叨,像個監工似的,對她說了句,“妙妙,早餐快做好了,你快去叫葉子起床去。”

“收到,我馬上就去!”李妙妙用手拿起一塊火腿,咬著就跑了。

總算是把小姨子李妙妙這個小魔女給攆走了,趙旭長舒了一口氣。

吃過早餐后,李晴晴說自己身體好很多了。她知道趙旭一夜沒睡,說自己送女兒去幼兒園以及妹妹李妙妙去學校,讓趙旭好好在家里睡一覺。

趙旭本想堅持送完女兒到幼兒園,再回來補覺。可李晴晴堅持不讓他去。最后,李晴晴一瞪眼睛,趙旭頓時就像霜打得茄子蔫了。

他實在是太困了,待李晴晴她們走了以后。連碗都顧不上洗,和衣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就睡著了。

沈城,平頂監獄!

一個二十出頭,姿色普通的女人,正在對魯正探監。

就聽魯正和女人對話說道:“狼女,找到柳媚了嗎?”

“找到了!她在趙旭住的小區對面,重新租了個房子。”

“讓她對趙旭......”

魯正后半句話沒說,而是給了狼女一個凌厲殺伐的眼神。

“老爺子,狼女明白。”

“嗯!沒想到柳媚在最后關頭,會溜之大吉。或許,她早有反叛之心。如果她不照做,你知道該怎么做!”

“狼女明白!”

“去吧!不要讓我抱有遺憾。”魯正說完,轉身離開了探監室。

魯正當年一共收養了兩個棄女。一個就是柳媚,另一個就是狼女。

柳媚正在家里收拾東西,突然一塊石頭從外面飛了進來,將玻璃砸碎。

這對于坐在家里的柳媚來說,簡直是飛來橫禍!

石頭有拳頭大小,這要是砸在人的腦袋上,非得被砸死不可。

只見石頭上粘貼著一張紙條,上面寫得是:“立刻對趙旭斬立決!魯。”

以前,柳媚執行任務的時候,就是這個字跡。

柳媚認得這個字跡。所以,她不疑有假。急忙來到破碎的窗戶前,向下張望著,卻沒發現可疑的蹤跡。

魯家的力量基本上全部覆滅了,唯一沒落網的人,就是狼女。

狼女沒有犯罪記錄。所以,警方查不到她的頭上。如此看來,狼女已經與魯老爺子見過面了。

這個狼女的武功,猶在柳媚之上。要殺趙旭,肯定是魯老爺子的意思。

柳媚沒有了選擇的余地,如果不誅殺趙旭,狼女肯定會對自己下手。

柳媚目光中流露出寒意,喃喃自語著說道:“看來,是時候該下手了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韋小鴇說:   明天爆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