蒼瀾大陸,帝落城。

寬闊的大街之中,一名少年沉默的拋玩著手中的石子,緩緩前行。

夕陽下,他的背影被拉得細長,與周圍喧囂熱鬧的環境,顯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“多好的孩子啊,怎么偏偏就不能修煉呢。”

“是啊,上蒼對他太不公平,希望林家還能繼續輝煌下去保這孩子一輩子衣食無憂吧!”

“哎,只能說這都是命,誰會想到他竟然十年了都還停留在青銅一階呢……”

林風一路走著,四周不時的會響起幾句議論的聲音,這些惋惜輕嘆盡數落入林風的耳中,宛如無數根細針狠狠地扎在他的胸口,令他不由得緊了緊拳頭,不過他并沒有停下來說什么。

六年了,他對于這種場景已經再熟悉不過了。自從十二歲那年,林風無意中在城內撿了塊破石頭后,他的命運就發生了改變,自此,他身邊的議論惋惜聲就從來沒有斷過。

誰能想到一塊破石頭居然還會變成一部神秘經書跑進他身體中。

過去六年,每當他凝聚出一絲靈氣準備修煉,最后總被神秘經書奪走,導致他已十八歲卻連青銅一階的實力都沒有。

半個時辰之后,身邊的議論聲漸漸停息,林風在一座大院之前停了下來。

只見大院前門上方掛著一塊牌匾,刻著“林家大院”四個大字,字體樸實無華卻又一股兼納乾坤之勢,觀之若蛟龍飛天流轉騰挪,讓人心生敬畏。

林家大院。

這是帝落城中赫赫有名的招牌。

林風深吸了一口氣,越過門前的兩座漢白玉獅子,踏上階梯,然后推開厚重的大門,緩步走進院內。

“吱呀……”

林風前腳剛踏進家族大門,一股與往日不同,凝重的氣息撲面而來。

“林風,你怎么才回來,出事了,趙家來人了。”

家族大門處,一道人影看到林風回到立馬著急上前說著,對方仿佛專程站在那里等著林風似的。

“趙家,他們來就來,有什么大不了。”林風臉色一凝,隨后裝作一臉無所謂的應了一句。為了兩家之間的婚約,最近一段時間趙家往來林家的頻次不少。

十年前,林家一位前輩與金龍國都城趙家訂了兩家小輩之間的婚約,聯姻對象正是林風與趙家掌上明珠趙若彤。

十年過后,隨著林家那位實力強勁的前輩失蹤,林風不能修煉的消息傳開,都城趙家屢屢找借口派人上門想要解除兩家婚約,今日上門想必也是來者不善!

“風兒,你回來了。”

大廳里,當林風與家族同輩成員走進,里面在坐眾人的目光立馬看了過來。

“爺爺,我回來了,他們是?”

  更lJ新√q最{快上'~酷}T匠}網'!0

林風沖爺爺與家族其余長輩點了點頭,隨后他的目光也看向大廳另外一群陌生人身上,不出意外,想必這些便是京都趙家的人。

“一群不要臉的人罷了。”

一道不屑的聲音從林家眾人中響了起來。

“林振天,你什么意思,誰不要臉了。”

對面人群中,一位老者氣急敗壞的站了出來,似乎剛剛的說辭將他激怒一般。

“說的就是你們趙家,怎么滴,老子說錯了?”

“你...今日老夫不想跟你繼續爭辯,趕緊同意解除兩家的聯姻,別拖累了我們家若彤。”老者憋屈著臉,停頓片刻又繼續說道。

“如果林家不愿意解除呢!”

剛剛說話的林家長輩也站了出來與對方怒視著。

“哼,林振天,你可想清楚了,我們家若彤已經被金龍國大宗門的長老看中,還準備將她收為關門弟子培養,倘若那位前輩知曉今天的事,你說結果會如何?”

“趙家主,你是在威脅林家?”

林振天陰沉的盯著對方,心里卻是一陣悲涼,如果家族那位實力超絕的前輩還在,就算趙家直系被金龍國大宗門選中又如何,趙家也絕不敢上門說退婚的事情。

“老夫哪敢威脅林家,只不過在說一個事實罷了。”

被林振天稱為家主的老者,幸災樂禍的沖林家方向冷笑著,言語中表露出來的不屑深深刺激著林家眾人。

眼看大廳火藥味越來越濃,突然,趙家陣營中走出一位二八年華的妙齡少女,眼神卻直勾勾的盯在林風身上。

“你便是林風?”

“是又如何,有何指教。”

還未等林家眾人反應過來,林風已經平靜的應了對方一句。

“風兒,她便是趙若彤,也是你聯姻的對象。”林振天反應過來趕緊在一旁提醒林風一句,隨后他的目光也看在趙若彤身上。

這會輪到林風開始驚訝,難怪這女人一出來就盯上他,原來他們之間還有這層關系在。

“林風,既然你來了,那我就當面跟你說了。你應該知道,人與人之間是有點差距的,如今你我之間的差距…如同山岳!你若是男人,就果斷點跟我解除婚約。你覺得你這種資質,配得上我嗎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