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延昊巡視了一圈廠房,這邊修建的很迅速,基本上不用怎么操心。

現在需要的是怎么讓那四個保鏢熟悉合擊技,他們現在的成長的確很可觀。但,一旦碰到強大的對手,他們就會立刻暴露出自己身體上的不足。

午后,吳延昊將四個保鏢叫到了一塊隱蔽的空地上。

“少爺,你不是在修建廠房嗎?怎么有空叫我們來這種荒郊野外的?”

“你真是個笨蛋!一看這陣勢,也知道是少爺想找我們練功的啊~人家少爺那么忙,還能想到我們,我簡直是太感動了。”

說著說著,一個保鏢就往吳延昊的身上撲。

吳延昊閃身躲過,干咳了一聲,“行了行了,既然知道你們是來練功的,那我們就開始吧。”

保鏢們互相看了看對方,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?

“少爺,我們怎么開始啊?可是這里沒有陣法,我們不能像之前那樣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啊!”

“對啊!沒有陣法的加持,我們一個個就是菜雞!”

吳延昊看著保鏢們垂頭喪氣的樣子,氣不打一處來,伸出手狠狠的在他們頭上敲了敲。

“之前的陣法只是輔助作用,就算是沒有陣法,你們也能發揮出你們體內的力量,好嗎?!”

保鏢們有些不敢相信,“真的?”

吳延昊好氣又好笑的看著他們,“現在,我們按照我的方法來練習,絕對能夠提升實力的。”

說完,吳延昊將怎么練習怎么配合的更加融洽的方式告訴了四個保鏢。

  X/看正L◇版}'章。節-上uM酷匠網0

四個保鏢聽完,全都一臉興奮,表示絕對不會辜負少爺的期望。

說練就練,四個保鏢滿懷著熱情開始熟練合擊技。

其實他們剛剛才開始接觸這方面,完全是門外漢的級別,不過好在他們身體強壯,又肯下功夫。

幾天時間,四個人已經能將合擊技完美的施展出來。

吳延昊看著四個保鏢施展了合擊技,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。

四個保鏢看到少爺臉色不好,上前詢問道,“少爺,我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?”

吳延昊分析了一下他們合擊技存在的問題,淡淡道,“你們做的很好,是這個合擊技有問題。”

一聽這話,其中一個保鏢垂頭喪氣道,“唉!都怪我,我是四個人當中最弱的,是我拖了大家后腿。”

另外三個保鏢全都安慰他,“沒事兒,咱們多練習就是了,俗話說,熟能生巧,一次不行咱們就做十次!”

“對啊!你想想看,要是沒有你,我們這個合擊技也不能完美的展現出來啊!”

吳延昊看著四人,將手搭在他們肩膀上,認真道,“你們沒問題,的確是合擊技的問題。之前我太過于考慮讓你們做出完美的攻擊模式,所以忽略你們自己的強項。所以這個合擊技看起來很強,實際上漏銅百出。”

四個保鏢一聽這話,愣了。

“那……我們該怎么辦呢?”

“對啊,少爺,如果沒有這合擊技,那我們不是更弱了嗎?”

吳延昊瞇著眼睛思考著,他打量著四個保鏢,分析著他們之間的長處和短板。

拿這頭較矮的那個人來說吧,他的所有力量都在腿上,強行使用上肢力量,反而會削弱他自身。

既然是合擊技,那么就一定要發揮每個人的長處!

有了這個思緒,吳延昊的腦中漸漸有了頭緒,他拍了拍四個保鏢的肩膀,興奮道,“我有辦法了!你們合擊技能稍微改一下,不但力量會加倍,你們之間也會更容易配合!”

說完這句,將自己的想法全都告訴了四個保鏢。

四個保鏢現在非常相信吳延昊,唯他的話是從。

陣型怎么改,位置怎么搭配,什么時候發力,什么時候互相配合,全都熟悉了一遍。

接下來就是實施。

四個保鏢擅長下盤的就主攻下盤,擅長上半身的就主攻上半身。這樣搭配起來,不但將每個人的優勢都發揮了,還將完成了前所未有的默契搭配。

吳延昊看著地面被合擊技砸出來的這些坑洞,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保鏢們的合擊技解決了,那么接下來就是解決自己造化仙訣。

這段時間以來,自己一直苦練著造化仙訣,雖然有了長足的進步,體內的真氣也渾厚了不少。

但,不知道為何,自己始終卡在那一步,無論如何都無法突破。

吳延昊一直思考著這個問題,想著為什么會這樣,難道是因為現在的靈氣稀薄?

他想通過練仙丹來提升靈氣,可草藥也是稀缺,根本無法煉制成功藥物。

吳延昊無奈的嘆口氣,這種瓶頸讓他異常煩躁,難道真的就要止步于此了?

夜深。

他爬到屋頂上,雙手枕著頭,仰視著星空。

夜空中的星辰璀璨無比,讓他煩悶的心境漸漸平和下來。

這段時間以來發生過的一切,全都在他腦海中一一閃過,從一開始他就知道靈氣稀缺的事,可是從未想過放棄。

因為在自己面前,總會有另外一條路供自己自己選擇。

吳延昊就是這樣一個人,所做的一切全都是要有計劃,按部就班,自己心里緊繃的那根弦才會放松一些。

但是現在,隨著草藥的稀缺,造物仙訣又無法突破,這似乎將他逼上了絕路。

放棄很簡單,但是堅持很難。

吳延昊看著星辰,喃喃自語道,“或許就是給了自己太多的壓力,才會造成現在這個地步。”

以前的他也非常愛看星辰,因為無論在什么地方,這些璀璨的星光仿佛都會帶給自己寧靜的力量。

“放棄唄。”吳延昊懶懶的翹著二郎腿,自嘲的笑了笑,“放棄了乖乖的當個少爺,也不是不可以啊,至少那四個保鏢還在自己麾下,不是嗎?”

他深深吸了一口,仿佛真的放棄了,自己就會輕松下來。

這時,他的電話鈴聲響起了。

吳延昊摸出手機,來電顯示是蘇靜詩。

這么晚了,這個女人打電話來干什么?

他懷著疑惑的心情,按下了接通建,電話那頭的蘇靜詩似乎有些激動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