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白卻在這里狼狽的過上了非人般的生活,吃生肉,喝狼血,以樹杈為床,過了這從來沒有經歷過的生活,在以前那么窮的情況也沒有這樣過。安小白表示很受傷,這他么就是把自己往死里弄。

殺了無數頭狼,喝了很多野獸血,也與許多黑影作戰,安小白領悟了許多,什么過去恥辱榮莫,什么鐵血真汗,那都是沒有意義的,只有能夠活下來,那才是王道。安小白現在只想活在去,什么一切都拋在后面吧,來回在樹林里穿梭,但卻也怎么找不到出去的路,這完全就是一個迷宮啊。

安小白發現一個問題,敵人越來越強大,狼群也越來越強大,曾經一拳可以打死,現在卻不能一拳打死了,有的甚至要兩拳才能打死,除此之外,安小白還受了傷,血流不止,只是感到越來越疲憊,除此之外倒是還有一些疼痛,但也不是很痛。安小白揉了揉肩,還真是難受,身上的衣服時不時地流出來一股子難聞的味道,有些讓他反胃。

“這要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啊?”安小白看著眼前似乎是殺不完的狼群道,他很絕望,從來沒有如此絕望過,怎么就攤上了這樣一件事?

安小白出動了,一拳,兩拳,三拳,怎么還不死?安小白蒙了,三拳還不死,這意味著什么,敵人變強了,而且,是所有的都變強了。這下倒是更為困難了,遲早會被這些家伙吃掉,也還好只是一些狼,若是熊的話,安小白自知,抵不過幾招就會暴尸。

安小白不自信,這是些狠角色,既然打不贏,那么何必不跑呢?扛起一匹狼馬上就跑,別問為什么,要問就是因為安小白怕被餓死了。

鉆進山洞,挪動四周的石頭,將洞口完全遮住,安小白一下就軟了下來。太累了,現在可以放松一下了,如何出去,安小白已經不想去想了,畢竟,這再怎么去想也沒有什么辦法,那個家伙不放自己出去,哪怕自己將一身都消耗在這里也于事無補。

這里好孤單,什么都沒有,吃的要自己去捕捉,喝的要自己去殺狼,住的地方不固定,沒有娛樂,沒有自己想要的,什么都沒有。

猛地喝了一口狼血,舔了舔嘴唇,大嘆一口氣,“安小白,你活得太窩囊了。”這句話,安小白即是說給現在的自己聽,也是說給未來的那個自己聽的。

啪的一聲,安小白立即站了起來,一副如臨大敵的陣勢怒視背后,從一進來他就感覺到有東西盯著自己,是一個人,不,兩個人。

就是老家伙旁邊的那兩個人,他們一臉冷漠,安小白抖了抖,來者不善。

“準備好了嗎?”男子開口問道,安小白一頭霧水。

“什...什么?”

男子看了女子一眼,隨即說道:“訓練,真正的訓練,你通過了逃生,這次你就沒機會逃生了。”兩人消失不見,安小白一臉懵,什么叫自己沒地方可以逃?周圍的一切再次開始變黑,又是同樣的場景,安小白開始真的慌了。

安小白知道這不是在開玩笑了,難不成真的沒有地方可以躲嗎?打又打不贏,跑又跑不掉,不是擺明了要結束自己的生命?

一望無際的大草原,奔騰的野馬以及正迎面走來的獸群,安小白越看越不對,這些家伙怎么都朝著自己走來?獅子瘋了吧,怎么能夠容忍這些家伙在自己的地盤上撒野?

只見所有的野獸距離自己越來越近,安小白撒腿就跑,現下不得不跑啊,這么多,誰能徒手打贏?安小白又開始在心里咒罵了,你讓我來就來,好歹也要給我一把可以防身的,就這樣,四周光禿禿的。樹也沒有,也沒有草叢,果然是沒有地方可以躲。

解決掉幾頭獅子后,安小白真正意義上的感覺到了勞累,一頭獅子倒不算是太狠,可是當超過兩頭,自己稍微一個不注意就會命喪黃泉。

一望無際的大草原,安小白是真的不知道該逃往哪里,好像無論到哪里都是一樣的,絲毫沒有可以遮掩的地方。

安小白就這樣一直跑,帶著內心的絕望,胡亂逃竄,沒有了方向感的男人,他像一只小鹿。

太可憐了安小白,他現在自己覺得想要活下去簡直就是在白日做夢。

又是昏頭轉向,安小白將大頭拍了拍,看清楚眼前是什么之后,立馬決斷的轉過了頭。那是獅子嗎?怎么這么猛,一巴掌絕對可以呼死自己,這么大的怪獸,安小百可是從來不敢想象的。要有也只會出現在電視里啊,現在怎么出現在自己這眼前了,唯一能做的就是拔腿就跑。

待看到后面,安小白已經生無可戀,野獸群越來越龐大,身上沒有什么東西可以拿出來抵御的,這不被活活的撕裂還真的是讓人接受,安小白認命了。死也要死的光榮吧,安小白決定大戰一場,就算死,也要死得體無完膚。

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就沖了過去,死也要光榮。

安小白一用力,手上的石頭立即成了一堆粉末,力量的強大,讓安小白感到了光明。活下去,安小白欲望很強,一定要打敗眼前這家伙。

  _酷F匠.網#(首)`發$0)

狂奔過去,安小白一腳踢在了獸的身上,獸微微顫動,不過片刻之后便穩住了,安小白更自信了。

猛地一步跨上了獸身,猛然發現,這家伙是鐵板做的,踩得腳底生疼,這與剛剛完全不一樣啊!呼的一下,獸的手拍向了安小白,頓時他就看的驚呆了,這家伙這么猛的嗎?

安小白躲過了眼前的一掌,但終歸還是太著急,獸的另一只手緊接著就跟了上來,安小白被一巴掌按在了地上。地表立即生起了一陣風,沒了響聲。

獸挪動了爪子,安小白就那樣躺著,頭朝下,就像是失去了知覺,一覺難醒。但是獸并沒有就此放過,反是用上了腳,去踩踏,安小白感覺到了,立馬爬起來就跑,這家伙也太兇猛了一點吧,怎么死了也還不放過?

不得不說安小白跑的還是挺快的,一溜煙的安小白就跑出好遠了,那獸倒是一臉的震驚,完全沒搞明白這是什么操作。隨即也是立馬追了上去,也是仗著自己塊頭大,不一會兒就追上了安小白,又是一腳踩在了安小白身上。

驚叫一聲,安小白馬上撐起了獸,青筋暴起,豆大的汗水從額頭上流了下來。真的很沉,安小白大叫一聲,一把推開了獸,金龍爆現,由天從來,灌入安小白,由頭及腳,全身金燦燦的。

獸有些嚇住了,立馬把腳伸了回去,轉頭就要跑,安小白見了哪里會輕易讓他跑掉,看來這家伙還是怕自己的,于是安小白就開始了玩耍心理。

越跑越快,安小白險些就追上了,可是終歸只是一個人,并沒有那么長的腿,眼看這就要跟上了卻還是被甩出了好遠。

“你有種別跑,看我不把你打死。”安小白喘著大氣,雙手撐著膝蓋,這家伙太能跑了,剛剛追自己也沒這么快啊!

不過跑了就行了,也沒必要一定要去追上人家然后...萬一被反殺了呢?

轉過頭安小白終于明白為什么那家伙要逃跑了,后面這個更恐怖,這是虎,安小白能夠看出來,變異的猛虎。

這下輪到安小白逃跑了,這貨看著就挺生猛的,就是不知道打起來會是怎樣的。不過安小白也不想去嘗試,萬一自己一巴掌就被拍死了,那不是擺明了的笑話?

可是盡管安小白在猛虎前面好幾百步,依舊是個普通人,雙腿始終難敵人家四只腳,但是看那猛虎的模樣不像是要將安小白弄死,它幾個爪子將安小白捏在了手里。有些喘不過氣,安小白用力的撐開猛虎的四爪,想要大口地喘一口氣,也不是那么容易,用盡全力也掀不起一丁點風浪。猛虎忽然開口說話讓安小白有一些措手不及,這又是什么高級玩意兒?

“小東西,你私自來我的領地是為什么?”

“我?我...”安小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這是自己想的嗎?如果不是那個家伙,我堂堂安小白會這樣?

但是又怎樣,這只猛虎知道嗎,說了它恐怕會一掌拍死自己,安小白明白自己的處境,就是任人宰割罷了。不,是任虎宰割!

“小家伙,你既然來了,就不要想輕易逃脫,都有好多年沒人來陪過我了,你就來陪我吧。”猛虎將安小白托在手心,放在眼前,道。

生無可戀,滿臉吃了屎的不可言說的表情,完了?這家伙要把自己留在這里?安小白可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,好歹也是能夠與之前的猛獸抵抗的人,怎么可能就此落了下風?向后跳了出來,也可以說是安小白的彈跳能力太差勁,竟然還是沒有逃脫,猛虎的手也不能說是小,至少安小白沒能夠跳出去。猛虎將手捏得更近了,“小家伙,你還想逃出我的手掌心,我告訴你,今兒個你就別想走了,只是十年,十年后我就放你出去。”猛虎笑了笑,仔細地看著手里的安小白。

“十...十年,你怎么不去死?”安小白怒了,這都是說啥呢?十年,這玩意兒腦袋不會是秀逗了吧。

捏緊拳頭,徑直一拳朝向猛虎,掙扎一把,他只想出去。隨著安小白的跳動,手里開始有黃光逐漸開始綻放出來,猛虎不屑的笑了笑,一巴掌對著那黃光,隨即沒了響聲,沒了,什么都沒有了。

“你這么菜也還想跟我斗,不自量力。”兩指頭將安小白捏起,放在眼前,“小家伙,你這么弱就別耗費自己的力氣了,不就是十年嗎,我在這里都待上上千年了。”

安小白下的顫動了一下,上千年,這是怎樣的一個老怪?安小白不得不承認,自己是沒有一點能力去挑戰這家伙的,雖然好像這幾巴掌都沒把自己拍死,可是也很疼的好嗎?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