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建恒給許業清了債務便回距離S市兩個小時車程的許家老宅養老去了。

雖然許業馬上就要去坐辦公室,但沈大力那頭還有一些工作需要他交接一下。

五點,許業照常從床上爬起來洗漱,陸吟為他把西裝外套披上時在他的頰邊落下一吻。

“辛苦你了。”陸吟伸手整理許業掛在脖子上的領帶。

許業抓住陸吟往她唇上啄了一下,笑嘻嘻說:“天還早,你快回被窩去,睡個回籠覺。”

陸吟乖乖聽話,躺在被窩里目送許業離開。

許業坐上地鐵時恰巧遇見了第一天上班時遇見的大爺大媽太極團。

大媽對許業的印象比較深刻,一眼就認了出來。

“小伙子,今天碰著你了。”大媽貼著許業坐了下來。

“大爺大媽今天這么早?”許業往邊上挪了一點兒,心里納悶到處都是空位為什么大媽非要往他身邊坐。

大媽見許業動了動也跟著挪,說:“最近有活動,我們得彩排!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許業覺得十分別扭,又不好起身坐到別的地方。

大媽顯然是沒有發現,順著話關心起了許業的工作問說:“小伙子,最近工作怎么樣?”

許業笑了笑:“挺好的,我調任了,明天就不用再擠地鐵了。”

“升職了?”大媽追問。

許業回答:“算是吧,前兩天我還是個滿大街跑的銷售,明天就改坐辦公室了。”

“哦豁,小伙子挺有本事,和我孫子一個樣兒!”大媽的言語當中泄露了心跡。

不知道為什么許業從中聽出了一絲絲的心酸。

許業的話語變得小心翼翼:“大媽您孫子在哪兒工作啊?”

“他大學剛畢業那會兒也和你一樣一大早擠地鐵跑大老遠去上班,沒多久就被老板重點培養送去國外了,我已經兩年沒見過他了……”大媽嘆了口氣,又笑了,“你的身材和我孫子簡直一模一樣,我老了,眼睛不太靈光,上次見你差點把你錯認成他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老人想孫子了,所以想在許業這個“替”身旁邊多坐一會兒。

“大媽您和您孫子不經常聯系?”許業心里不是滋味。

大媽擺了擺手,嘆氣說:“一個是他工作忙,一個是有時差,我們白天他那邊大晚上的……我是真想他啊,日日想夜夜想,總想著他小時候圍著我討糖豆兒吃。”

“唉!”一旁的大爺跟著嘆了口氣,“前兩天她媳婦兒告訴她說,孫子要娶洋妞,準備在國外定居。”

許業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導致他的心情格外復雜。

又一個早高峰,許業呆呆地坐著,他若有所思。

看看周圍神情急切的人們,這些上班族為了生活疲于奔命,手里賺的錢不見得越來越多,卻都行走在與家漸行漸遠的路上。

許業突然有幾分慶幸,他的陸吟離他很近,他的母親離他很近——

他的一切都離他很近!

當然,這是相較來說。

時間還很充裕,手抓餅阿姨的笑容一如往常般熱烈。

“昨天和前天你家里有事?沒見著你來上班。”阿姨將手抓餅遞給許業。

“是有點兒私事。”許業據實回答,緊接著又說,“我打明天起就不再這個片區工作了,以后吃您做的手抓餅的機會想必很少。”

  …酷匠@網)唯\A一jU正版/.,●其EN他W‘都h是|{盜G版s}0*@

“升職了?”阿姨沒等許業回答就將“恭喜”二字送上。

恭喜恭喜!

許業咧嘴笑了。

擅長靈魂漂移的小三輪一個急剎停在了許業面前,司機師傅像往常一樣頭一揚示意許業上車。

許業還沒上車,阿姨就迫不及待地對三輪師傅說:“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這小子升職了!”

“升職了?”三輪師傅愣了一愣,反應過來從車上下來鄭重其事地握住學的手抖了抖,笑說,“真是恭喜你,你是我在這一片見過升職最快的年輕人。”

三輪師傅朝許業伸出了大拇指。

“好好干!”三輪師傅笑得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升了職。

這一次三輪師傅似乎沒有把車開的很快兩個人一路上聊了許多東西。

比如,三輪師傅的收入,三輪師傅的家庭情況,三輪師傅平時載人時發生的趣事。

“我這工作收入不高,生意好四千來塊錢一個月。”

“我有三個小孩要養,老大是個女兒,今年上大四,老二和老三是兒子,一個上高中一個上初中,擔子還是蠻重。不過我相信一切都會越來越好,我女兒小就很爭氣,考的是名牌大學,馬上就要大學畢業了!”

說到女兒,三輪師傅的語氣中滿是自豪!

許業被三輪師傅的樂觀和善良感染,被他講的趣事逗得哈哈大笑。

確實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!

許業在沈大力下頭工作了七天,臨走時沈大力抄著別扭的普通話頭一次夸了許業。

“虛頁,嫩是個人才!喜旺(希望)嫩今后萬事如意,笑口常開。”

“回祝沈科長您心想事成,節節高升!”許業和沈大力握了手。

交接事宜處理完后是下午三點,許業走出了商品城。

有風,太陽很大。

手抓餅并沒有收攤。

許業突然心里升起了一個念頭:買個手抓餅給小吟嘗嘗鮮!

不對!為了防止以后難再吃到這么美味的手抓餅,應該多囤幾個才對!

“阿姨,給我做十個手抓餅,我帶回去給家里人嘗一嘗!”許業想著最起碼陸家人一人一個,再留兩個自己悄咪咪躲著吃。

就在阿姨滿懷欣喜地為了許業的“夢想”奮斗時,許業好死不死遇見了一個不速之客。

章翟從攤子前路過,身上穿的還是那身潔白的西裝。

“許業,你好。”章翟的紳士風度分毫未減,走上前來和許業打招呼。

許業看了一眼章翟又掃了一眼攤子,尷尬地笑了笑:“你好,有生意?”

“嗯,有筆生意過來談。”章翟捕風捉影,也跟著掃了一眼手抓餅攤子。

阿姨手腳迅速,眨眼間就把十份手抓餅打包,用一個大塑料袋裝著遞到了許業面前說:“你有阿姨微信,以后想吃手抓餅阿姨做好了想辦法給你送。”

“好的阿姨,謝謝您。”當著章翟的面接過手抓餅許業又尷尬了好幾個度。

章翟沒想到許業會吃攤子上的東西,這超出了他對許業這樣的富二代的認知。

但更令他大跌眼鏡的是許業接下來化解尷尬的方式。

許業大方地將袋子打開,往章翟那邊靠了靠,問說:“你要不要來一份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