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了,走了!”

邵文龍一把捉住對方的粉拳,哈哈一笑,朝著陶宇輝晃了下車鑰匙不屑道:“陶宇輝,知道這是什么嗎?你一輩子也買不起的東西!”

丟下一句話,一男一女就再不停留,轉身朝著路邊的一輛寶馬車而去。

按著陶宇輝的兩名高大保鏢也隨之離去。多看陶宇輝一眼都沒。

“狗男女!”

等到寶馬車揚長而去,陶宇輝才淬了口唾液,身形踉蹌的從地上爬起來。

“這樣也好,算是我陶宇輝看錯了人!”

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陶宇輝仰面,喃喃自語。

只是在他的眼角,有一滴眼淚突兀而下,頗為刺眼。

他本身就屬于比較豁達,堅毅的大男孩,自從十二歲時,父母出車禍雙雙離世后,他就再也沒有哭過。

這件事在之前他已經有了預感了,已經到了這份上了,看開看不開都要釋然了。

“讓壞事隨風走,我仍舊是我!”

陶宇輝抓起一旁的旅行包,拍了下身上的土,大吼了一句就走出了巷子。

“小伙子,我看你印堂發黑,想來最近一定是遇到了不順暢的事情了,買一個轉運石吧,保個平安。”

剛走出巷子沒多久,一名擺地攤的禿頂中年人就向著他招攬生意喊道。

對于禿頂中年人的話,陶宇輝嗤之以鼻。

就他這一身,任誰都能看出是遇到了什么事,不過一想到吳安韻的話,還是下意識的轉頭看了眼。

看到中年人面前所說的東西,陶宇輝隨機面色古怪的嘀咕了一句“平安石?”

平安石最近在夏國很流行,其實就是些一般的玉石,上面被一些所謂的大師刻上點咒語什么的,據說能逢兇化吉。

“來看看吧小伙子,都是新進的貨,相中了給你便宜點,大叔就剩下這點貨了!”看到陶宇輝有些心動,禿頂中年人眼睛一亮,就立刻來了興趣。

“大叔,你這東西是玉石嗎?我怎么感覺你在山上撿來的。”

禿頂中年人的攤位上石頭很多,有不少看著像玉石的,還掛著穗子,陶宇輝則順手拿起了邊上壓布的一塊石頭,打量起來,一臉的鄙夷。

他手中的這一塊石頭有些特別,大約有雞蛋大小,通很是光華,入手涼絲絲的,很重,一面白一黑,黑白分明。頗為奇特。

“大叔都一把年紀了,又怎么能騙你,我告訴你啊,你手中拿的這一塊,雖然不是玉石,但那更珍貴,那是燭龍神眼,我家的傳家寶,我看你與他有緣,小兄弟要是喜歡,一百塊拿走!”

禿頭中年人看到陶宇輝對這個石頭很有興趣,就信口開河地胡說道。

其實他為了讓小攤上的東西更豐富,平時在山上撿一些怪異的石頭,搭配著賣,有時候很容易忽悠到外鄉人,看到陶宇輝有興趣,他更為賣力的推銷開來。

“什么燭龍之眼,大叔,我是本地人,你少唬我,這本來就是個破石頭,兩塊錢,不賣拉倒!”寧濤撇了撇嘴巴,眼睛眨也不眨的不屑道。

聽到陶宇輝有買的意思,禿頭中年人聞言心頭一喜,這石頭本就是他在山上撿來的,賣一個賺一個。

不過面上卻裝作肉痛的神色,苦著臉道:“哎呀,小伙子,你這砍價也太夸張了吧,看你是老鄉,五塊錢得了,最起碼也讓大叔中午吃頓面條!”

“好吧,全當支援你生意了!”陶宇輝雖然沒多少錢,但也不想在這幾塊錢上磨叨,大熱的天,誰都不容易。

爽快的付了錢,陶宇輝就拿了那塊石頭離開了。

只是陶宇輝沒有注意的是,由于他手上有血,不可避免的沾染在了石頭上,隨后那奇怪的石頭上有微弱的暗光一閃。

由于陶宇輝買的是臥鋪票,沒有在車等太久,就從快速通道上登上了火車。

這種高級臥鋪,一個房間只有兩張,對立面的,是最好的。

原本他打算與吳安韻一人一張,在進來的時候,他就將對方的那張給退了。

人都沒了,那票幾百塊呢,對于不富裕的他來說,數額不小。

原本他還想將他的也退了,換成硬座。

只是一想到剛剛吳安韻的話,他心一痛,就一個人上來了。

這兩年,他將最好的東西都給了吳安韻,所有做兼職賺的錢都給了她,卻落了這個下場。也是時候對自己好一點了。

房間不小,很寬敞,一個房間中就只有他一人。將旅行包放下后,他只感覺到頭顱突然沉了起來,便在床上躺下了。

這一躺下,陶宇輝意識突然模糊起來,不自覺的就陷入了深度的睡眠之中,就連火車的啟動,都不知道。

陶宇輝做了一個夢,他夢到一個人面蛇身的怪物,赤紅色,身長千里。

怪物閉著眼睛,他走近一看,那龐大的怪物突然睜開了眼睛。

  g“酷~{匠xj網%永久vz免費,:看'小:說‘`0.z

兩者對視的霎時間,陶宇輝只感覺從對方眼中射入兩道金光,沒入了他的眼中,之后他腦袋一陣刺痛,悶哼一聲,就醒轉過來。

睜開眼后,陶宇輝就感到眼睛很是酸痛模糊,下意識的揉了兩下,心中嘀咕:“也沒有打到眼睛啊。”

雖然被兩名保鏢揍了一頓,但他肯定對方沒有打到眼睛,怎么疼了起來。

但那時,如果這時候有人現在能看到陶宇輝的眼睛,一定會驚呼出聲!

在他的眼睛之中,竟然有兩條很細絲線在游動,使他的眼睛很妖冶。

陶宇輝揉了幾下,那種不適的感覺就消失了,隨后他眼睛還明亮了一些。

便在這時,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了。

首當其沖的一陣香風襲來,接著一個靚麗的美女就推門走了進來。

陶宇輝下意識的一抬頭,看到來人,呼吸頓時一滯。眼神都直了。

女子年齡大概二十六七歲,身著得體淺色的波西米亞手工碎花長裙。

衣服之上,露出的雪白玉頸與精致的鎖骨。精致的面孔上簡直就是完美。

“啊……”

不過打量女人穿著時,陶宇輝一驚,神色大變,嚇得趕緊閉上了雙眼。

在他面前,剛剛的一瞬間,他竟然發現這美女身上的衣服消失了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